【楔子】加入书架

【楔子】

夜色深沉,浓密的黑暗重重地笼罩着宁静的一切,章凤宫内烛火煌煌,两个身影一坐一站地围在木雕矮几旁。

慕容熙凤身披大朵牡丹碧霞罗,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凤眼微眯,抓着锦帕的手背渐渐鼓起了青筋,“她当真如此大胆?”

“那可不是!”侍立一旁的秦嬷嬷连忙接口道,“主子您早上才差奴才送过去的东西,柔妃全部推脱说皇上已赏赐许多,不敢再承太后美意,说是怕惹了后宫其他妃嫔闲话,又叫奴才们全部搬回了章凤宫。”

慕容熙凤冷哼一声,白皙无瑕的脸上虽平静如初,语气里却染了层层怒意,道:“不过是肚子里结了个种,她竟敢就把尾巴翘上了天,当真以为这空悬的后位就要落得她头上了么?呵!她真当哀家是软柿子,任人拿捏!”

“主子说得是。当初要不是主子您帮她一把,皇上又岂会踏足柔福宫?指不定现今儿受宠的还是颜华宫那位呢。”

慕容熙凤微微叹口气,“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说起来这事还得怪嬷嬷你。”

“奴才惶恐。”秦嬷嬷慌忙跪下,慕容熙凤轻柔额角,“嬷嬷起吧,我也不是真要怪你,只是想给你提个醒,以后做事选人万不可再如此轻率。你也知我不便出章凤宫,后宫的事就要你多替哀家长只眼睛,当初若不是你说上官柔雪性子软,胆小怕事,可以任由我们拿捏,哀家也不会选上她。”

“主子教训的是,奴才记下了。”秦嬷嬷起身,恭敬地退到一旁。

慕容熙凤“嗯”了一声,整个内殿便陷入沉默。三更的秋夜,夜风沁凉,有柔软的白色琼花随着风儿打着旋飘进来,透明的白,纯得不含一丝杂质,仿若少女最纯净的身体。慕容熙凤怔怔地看了花瓣许久,忽地,一阵风猛地将窗前的帘帐吹起,她有些惊慌地喊道:“嬷嬷!嬷嬷!”

“老奴在这儿!娘娘别慌!”有着沧桑的皱纹却温暖干燥的手握住了她,慕容熙凤的心却丝毫没有放松,死死地握紧秦嬷嬷的手,美丽的眼眸里一派慌乱,“嬷嬷!我不能让那贱人把孩子生下来!我努力布置计划了那么久,如果牵扯到了孩子,那么我还有什么机会!”

“娘娘住嘴!”想是慕容熙凤的话太过骇人,秦嬷嬷急忙厉呵一声,想也不想地捂住了她的嘴,“小心隔墙有耳!当年的教训难道您忘记了么?切不可再胡说!”

被吼了一道,慕容熙凤稍稍醒过神,秦嬷嬷放开了手接着道:“这些年来,青帝的子嗣一直不丰盈,几乎怀上孩子的妃嫔都会莫名其妙地落胎,想来柔妃也不会例外。”秦嬷嬷阴恻恻地笑了笑,慕容熙凤的眉头却皱得更深,看着自己嫩白细长的手指道:“‘他’说最喜欢我的纯净,我的身体已经失了最初的干净,我的这双手不想再惹腥秽。”然后她抬起头,朝远处那方金黄色琉璃檐角深情地看了一眼。

“娘娘放心,老奴一定做得滴水不漏。”

慕容熙凤仍是摇头,哀伤的目光对上洁白的琼花,良久,忽而抬眼对秦嬷嬷笑道:“嬷嬷还记得西鸾殿那位么?”

秦嬷嬷一惊,“娘娘的意思是?”

“嬷嬷你说我若下懿旨接她回宫,这大胤后宫是否会热闹许多?”慕容熙凤的嘴角微微扬起,邪佞之气浮在脸上。

“娘娘请三思!”秦嬷嬷肃了脸色,忙不迭地阻止道,“当年我们好不容易才将她送了出去,如今接她回来岂不是更添麻烦?再说,您现在要接回来的可不止她一个,还有一个两岁大的小皇子!”

仿佛是被戳中了痛处,慕容熙凤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当初遣她去松尼庵就是为了给颜华宫一个机会,却没料到颜华宫的人竟是粗笨脑袋,那么好的机会都放过了!若是颜华宫做得好,哀家又岂会去扶植上官柔雪,也不至于弄得现在这样骑虎难下!”

顿了顿,她缓和了激动的语气道:“不过,当年她在松尼庵诞下皇子,皇上也只是晋了她的贵妃位,多派了个人照顾,其他一切照旧,连皇子都没派人接回宫来看看。由此可见,皇上当初对她的隆宠并不是真心的。至于那孩子,呵,后宫里不想他活着的人多的是,比如,上官柔雪就是其中一个。”

昏黄的烛光里,眉如远黛、眸若秋水的妙龄女子面上尽是阴狠之色,“待她们斗得两败俱伤,哀家不正好坐收渔人之利?”

“可是老奴听人说,她别居松尼庵两年,日日礼佛,恐怕是不愿再牵扯这红尘争斗。”

“呵!她身上背着国破家亡的血海深仇,还能不趁此机会邀得圣宠么?”慕容熙凤冷笑一声,“嬷嬷,明儿个就去松尼庵宣旨吧。哀家已经等不及看上官柔雪被夺去宠爱后的凄凉景象!”

“娘娘……”秦嬷嬷还是有些不赞同,“她知道得太多,奴才是怕她不但没把柔妃斗垮,反而和柔妃联手对我们不利。”

“放心吧,嬷嬷,哀家相信她这么聪明的人,错过一次,定会知情识趣,好好顺着哀家。况且我能赶她一次,就绝对能赶她第二次。”

“可是主子您这么辛苦地为‘他’忙,将来也不定能得到‘他’的感激,恐怕还会责怪你坏了‘他’的事。”秦嬷嬷有所顾虑地说道。

“不会的,‘他’知道我无论做了什么都是为了‘他’,所以一定不会的。”

秦嬷嬷还欲再劝,却在看见她满脸恍惚的神色时,轻轻叹了口气。那是一种何等寂寞的表情,秦嬷嬷深知她的一切,更知道她只要是为了“他”,什么事情都能做,无论做什么都在所不惜。

秦嬷嬷有些嘘唏,自打慕容熙凤出世,她就跟在慕容熙凤身边照顾她,让她差点忘了这个大胤国最尊贵的女人其实也是芳华正茂的女子,她也想有圆满的爱情,得到良人的细心呵护,只可惜天意弄人,自她出生时,天降异象,国师的一番谶语便注定她不能像寻常女子一样嫁得有情郎。

果然,大胤天启十年,天启帝病重,国师占卜出皇宫中暗藏鬼祟,需得立生辰为六月六日六时出生的女子为后,方能驱除邪魔。于是十六岁的慕容熙凤便被匆匆迎娶入宫,然而天启十年的隆冬未至,天启帝便驾鹤归西。

大胤元青一年,青帝纳兰晟登基,十六岁的慕容熙凤便成为了大胤朝历史上最年轻的太后。

柔福宫。

“娘娘,宫内最近都在传贵妃要回宫了。”侍女穗香边将荔枝皮剥了后轻轻地放在瓷白的银碟子里边说道。美人榻上,一袭橙黄宫锦琵琶纹裙的女子懒懒地侧了个身,午后的阳光温暖地盖满全身,让她忍不住露出猫儿般慵懒的表情,“回来又怎样?她又不是生了三头六臂,值得你们这般大惊小怪么?”

“哎,娘娘您入宫晚,可不知道这贵妃以前的手段。”穗香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道,“当年她入宫时可只被封了美人,可短短三个月内便被晋为妃位,听说后宫内不服她的妃嫔都被她用各种手段打压,而皇上对此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

柔妃来了兴趣,微微坐直了身子,问:“那她为何后来被遣出宫去?”

“前后原因奴婢也不甚清楚,只是听说和章凤宫有关。”

“太后?”柔妃不耐地皱皱眉,怎么哪里都有慕容熙凤的事。当初选秀进宫时,上官家族已然衰落,她本也不抱希望可以飞上枝头,可偏偏天意弄人,一向深居简出的太后竟然传召她,她原本以为是自己柔顺端庄的性子得了太后的喜爱,却不想太后是拿她当棋子来对付颜华宫的琼妃。她自小是自傲的人,无法忍受被人当做棋子任意摆布,所以装傻充愣,只为最后成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那个人!

“呵!我懂她的心思,她定是以为颜华宫那位如今已是没了看头,所以琢磨着为我另派对手,可是她真不该小瞧我,为了我腹中龙种,本宫一定遇神杀神,遇佛弑佛!”柔妃的双手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神却透出阴狠的光。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千宫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