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加入书架

1

“季先生。”

季云攀闻声停住脚步转过头,一个衣冠楚楚却不掩焦急神态的中年男人正朝着他快步走过来。男人渐渐走近,季云攀依稀觉得有些眼熟,待到男人走到近前伸出手,季云攀迟疑了片刻:“您是?”

男人的表情有些尴尬,局促地来回搓着双手:“这个,事情有些棘手,我想我们找一个……

季云攀果断打断了男人的话:“事无不可对人言,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在这儿告诉我,否则,我没有打探别人私密的嗜好。”

男人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经过季云攀这一番话更是精彩,他低着头看着地上,似乎在心里权衡着什么,季云攀抬起手腕看看时间:“先生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我还要赶时间去别处,就不奉陪了。”

季云攀说完作势要走,男人赶忙上前一步挡在前面:“季先生一定听说过前几天平城那件交通肇事案吧?”

季云攀挑眉,果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那先生是?”

男人面有愧色,鼻尖涔涔地滴着汗,伸手抹一把:“很惭愧,那件案子的当事人是我们家小少爷,我们老爷让我来找季先生,是为了……”

果然,季云攀心里冷笑,那件交通肇事案轰动平城。说起来是件荒唐公案,因为桃花债而起,游手好闲的富贵公子看上了有夫之妇,求爱不成结果因爱生恨,开车撞死心上人的丈夫。

而那个富贵公子,正是平城暗势力老大平九的独生子,依仗着老子的势力一向胡作非为,以为没有什么不能用钱摆平,但是没想到这次被害人的父母是两把硬骨头,半截身子入土,拼着不要命也要追究肇事者的责任为死去的儿子讨个公道。平城日报的主编是季云攀的老朋友,背景强硬不畏强权,从事发起对案件连续追踪调查,,富二代与桃花债,两个元素个个夺人眼球,一时间街头巷尾无人不知,社会舆论如此恶劣,形势对肇事者极为不利。

这件事情势必要诉诸法律,估计平九也是看实在无转圜余地,才决定从辩护律师身上下手,一则为己方找一个能力强却缺乏道德的律师,一则对对方的律师恐吓威胁一番。很不幸,季云攀就是那个倒霉的对方律师。

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季云攀再看看时间,抬头直视着男人的眼睛,脸色冷峻:“我不知道先生是平家的什么人,但我知道平先生想让你转达的是什么话,我只能给你一句答复——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个成年人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一个父亲也应该为自己的教子无方付出代价。”

说完他没有再看男人的脸色,掏出电话按下接听键,绕过男人快步朝着停车场走过去。

男人无奈地看着季云攀的背影,来之前就听知情人说这个姓季的律师虽然年纪轻轻但极有原则,刚硬的像块顽石,除了自己心里的道德和法律标准什么都不信,整个一油盐不进,他本来还嗤之以鼻,以为不过是谣传或假象,在这个年代,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不是应该爱玩爱闹吗?然而今天坐在听众席上听了这一场法庭辩论,季云攀的表现让他不得不感叹,疾恶如仇这四个字简直就是为季云攀而生的,所以当休庭后,看着季云攀走出法院,他竟然双腿如灌了铅一般,踟躇着久久不敢上前。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你走后全世界都熄了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