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命中注定要相遇加入书架

第1章 命中注定要相遇

002

一番半真半假的教导之后,苏烟已经拜服,她兴奋地发来了消息:

“多谢大人您不吝赐教了!我现在就去练!以后您就是我师父了!师父再

见啊!”

紧接着,苏烟的头像便黑了下来。

卓曜目瞪口呆地看着电脑。她……真去练了?

天啊,他是开玩笑的好不好?

片刻过后,卓曜终于不可抑制地低低笑了起来。真没想到,这个古灵

精怪的小女孩,居然能一次又一次地,将他从乏味的生活中解救出来。

作为本城的商界新贵,他每日白天都要面对繁重的工作,晚上就周

旋于各个外表不同,但内里却毫无差别的女人之间。偶尔,他也会感到疲

倦。

一日他在逛到某个小说论坛时,发现一段完全不符合实际的亲昵描

写,忍不住留言指点了一下,谁料竟招来作者烟儿的私信,然后他们便就

此认识了。

卓曜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站起身,伸展了下身体。透过巨大的落地

窗,眼神幽深地望向脚下的城市。

桐城真的很大,歌舞升平,一片繁华,然而,却偏偏没有一个地方

能为他排遣寂寞。到最后,竟是在网上无意中结识的一个小丫头,最得他

心。

也不知现实生活中的她,会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发觉自己的出神,他不禁摇摇头,真是对她关注太多了呢。

他知道她的小名就叫烟儿,知道她在邻市上高二,还知道……她以为

自己是个女人。因为他随手捏造了个叫“抱抱熊”的ID,她认为只有女生

才喜欢抱抱熊,所以……呵呵,多有趣的女孩子。

她说,等一年多后高考结束,想约他见个面,卓曜摸着下巴思考起

来,到时候,真要去见这个小姑娘吗?

时光飞逝,一年时间转瞬即逝。

003

依然是那间办公室,依然是那个男人,甚至连网络对面的女孩都一

样。

“快要高考了,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苏烟发了个哭泣的表情,答道,“只能指望美术特

长加点分啦。”

“对,我都忘了你还是个才女呢。”文字后接了一个哈哈大笑的表

情。

两人你来我往说得正热闹,“当当”两声叩门声忽然自外响起,卓曜

忙敲下几个字:“有工作了。”然后便关闭了QQ。

他静了静心,换回工作页面,沉声说道:“进来。”

“小叔。”有人推门进屋,竟是他的侄子卓斐然。卓斐然礼貌地说

道:“我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过一会儿就回学校,这几天打扰您了。”

“哪里的话。”卓曜一看是他,脸色立时柔和了些许,说,“你父母

都出门了,我照顾你是应该的。去吧,让老刘送你,路上小心。”

卓斐然笑着点头道:“嗯,小叔再见。”然后,便带上门出去了。

然而,卓斐然刚一出门,就立马恢复了以往吊儿郎当的模样。

他大大咧咧地掏出手机,熟练地拨出一个号码,迈着四方步,赖皮地

说道:“喂,苏烟啊,帮我写一份英语作业吧,我又忘了写了耶。”

“什么?你在画画?画什么啊,还是先帮我写作业吧。”

“别啊!小姑奶奶,我求你了还不行吗……”

五月的天气,原本不该很热,枫叶大学附属中学里却因高考的逼近而

让人透不过气来。

摸底考试再次来临。苏烟大多数科目还可以,唯独数学差得一塌糊

涂,可是这科偏偏是怎么也躲不过去的。

空调嗖嗖地在吹冷风,可这根本就吹不灭苏烟旺盛的心火。

这些公式到底是干吗的啊?!妈妈说了,这回数学要是再垫底,就要

004

她好看的。

她这边拼命地咬着笔头,而与她隔了一个人的卓斐然,却早已完成了

试卷。

卓斐然的所有科目均差得离谱,唯有数学,几乎可以傲视全校了。

“烟儿,烟儿!”卓斐然趁老师走过去了,赶忙偷偷递出了自己的试

卷,想要来个偷梁换柱。

苏烟心里发痒,奈何这么做根本没意义,就算骗过妈妈一次,还能一

直骗到高考?但跟卓斐然肯定解释不通这些。

无奈之下,她只有对卓斐然摇摇头,低声说:“别管我了,我自己

做。”

“啊?”卓斐然急了,“你自己做?!及格都成问题了!听话,把你

卷子给我!快点!”

“我不要。”苏烟撇撇嘴,破罐子破摔吧……

“给我!”卓斐然怒了。他噌地一下站起身,将自己的卷子丢到苏烟

桌子上,然后仗着自己手长的优势,又去拽苏烟的卷子。

“你干什么呀?!”苏烟吓了一跳,赶忙护住自己的试卷往后躲。

拉拉扯扯间,坐在苏烟和卓斐然中间的男生可算倒了霉了。水杯啪地

一下被碰到了地上,摔碎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了过来。这下子,就算监考老师再想装

傻都不成了。

老师黑着脸走过来,还没来得及质问呢,就见卓斐然大义凛然地举起

了手,说:“老师,我要举报!”

“哦?”监考老师笑了。这卓斐然的爷爷和父亲,都是部队里的高

官,他可不愿触这种人的霉头。

他暗示般地瞥了一下苏烟,温和地问:“卓斐然你要举报谁啊?”

卓斐然毫不犹豫地一指苏烟,说:“我要举报她!”

全班都傻了。

005

在枫叶,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卓斐然一直对苏烟很好。今天是怎么

了?难道是吃错药了?

监考老师却笑得更开心了,他一边伸手准备去收苏烟的试卷,一边

问:“你要举报苏烟什么啊?”

“这个苏烟她对同学太不友爱了!”卓斐然摇头,痛心疾首地斥责

道,“我刚才看她写完了试卷,所以把我的卷子给她,想让她帮我做一

下,可她居然死活都不肯!”

他抬头看向监考老师,说:“喏,就是她手里那份了,她刚才居然还

说要把我的卷子交给老师!您说她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监考老师的手立时顿住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片刻的静默过后,全班哄堂大笑。

监考老师的脸,终于彻底黑了。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问:“卓斐

然,你确定你刚才是想让苏烟帮你做答卷吗?”

卓斐然骄傲地一仰头,说:“这是我给她面子。”

监考老师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好吧,你不用考试了,跟我去教务

处吧。”

他转过身,对另一个监考的女老师点了下头,便带着卓斐然和“卓斐

然的试卷”往门外走了。

苏烟此时哪里还忍得住?

她不顾默默在桌子底下死命掐她,蓦地站起身来说:“老师,您等一

下,刚才是……”

“你闭嘴!”卓斐然眼光凌厉地瞪向苏烟,低吼道,“好好做你的

题,再敢多说一个字,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全班,再一次静默了。

苏烟欲哭无泪地抬手捂住脸。他们好像只是晚自习后一起回家吧?有

必要说得这么暧昧吗?!

006

教务处王处长举起手里的那份卷子,别有深意地笑笑,说:“卓斐

然,你说这份卷子是你的?你把老师都当成傻子了吗?”

卓斐然别过头去,不说话。

王处长的脸色有些难看:“你还要死撑到什么时候?我已经把你上次

的卷子调出来了,这字迹也差太多了吧?”

他顿了顿,又语重心长地劝道:“卓斐然啊,现在不是你逞英雄的时

候。这是一次大考,作弊是要记录在案的。你不要为难老师好吗?”

卓老部长的孙子的档案上,要是有了这么不光彩的一笔,就算他们家

不说什么,还不知会有多少人要来找学校的麻烦呢!

可尽管王处长好话说尽,卓斐然依然毫不领情。王处长拿这颗硬钉子

没办法,只好将头转向了监考老师,问:“你刚才说,那个女生叫苏什么

来着?”

“苏烟。”监考老师马上接道。

“嗯,就是她,把她也叫过来。”王处长摆手道。

“好,我这就去。”监考老师答应一声,便往外走去。卓斐然却急

了,大吼一声:“不许去!”一步上前,便抓住了监考老师的领子。

那老师不防有人会从后面拉自己,踉跄着退了一步,“扑通”一下坐

到了地上!

“咔吧”一声脆响过后,那监考老师发出了一声响彻全楼的哀号……

当卓曜接到教务处打来的电话时,心里不是不讶异的。

枫叶是邻市有名的贵族学校,里面不乏各种有家庭背景的孩子,凭着

卓家的地位,卓斐然想在学校横着走也没问题。

可自己这个侄子很是争气,在学校向来低调,从来没出过什么事儿,

怎么今天就忽然又是作弊又是早恋,甚至还恶劣到殴打老师了?!

放下电话后,卓曜根本没顾上多想,便驱车赶往邻市了。

幸好,那监考老师只是骶骨有轻微的骨裂而已。在医院休养上几天,

大概就可以出院了。

007

卓曜答应了教务处长,会帮忙投资他们新盖的校区,这才算摆平了这

件事。

然而,真正让卓曜头疼的并非这点钱,而是自家那个一向懂事的侄

子,这次也不知是撞了什么邪了,死活都不肯说为何打人。无奈之下,卓

曜只有拉下脸,又回去问教务处长。

虽然教务处长说得很隐晦,但是卓曜还是听懂了。斐然居然是为

了……

卓曜今年只有26岁,还没有为人父母的自觉呢。

因而,当他听说卓斐然高三了还不知努力学习,只忙活着讨女孩儿的

欢心的时候,他竟不觉得生气,只感觉有些好笑。

他一边想着,一边出了住院部大楼,四下一望,发现那个声称“在楼

下等着”的卓斐然,早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八成又是去找那个女孩儿了吧?卓曜在心里暗暗腹诽着,电话却在这

时响起,他一见来电显示就不由得默默为侄子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哥,你不是在首都开会吗?怎么还有空想弟弟啊?”他笑呵呵地跟

自家大哥耍花腔。

“没人想你。”那边传来大哥威严的声音,“你是不是跟斐然在一

起?马上把他给我带过来,不要以为能出国念书就可以放纵了。居然敢打

老师?!反了他了!”

“哥——不是这么回事,你听我解释。”

“……嘟……”那头,已经挂了电话。

卓曜把手机从耳朵边拿开,无奈地耸耸肩。

卓斐然与苏烟这一分开,再见面竟是三个多月后了。

卓斐然完成了父亲为他准备的口语突击训练,一回到邻市就去找苏

烟。

苏烟见他没事,激动得又哭又笑的:“吓死我了!这么长时间你去

008

哪儿了!他们都说,你打死了人,被公安局的抓走了!我打你电话还打不

通……呜呜……”

群众的力量还真强大,居然能以讹传讹到这种地步。卓斐然无语望苍

天。

他安慰地拍拍苏烟的后背,说:“没有的事儿,我只是不小心撞了

一下老师,陪老师去了趟医院而已。后来就被老爸带走关了一阵,真的没

事。”好半天才哄好了苏烟。

他牵着她的手,一路招摇地晃出了院门,坐上摩托车后,随手将另一

个头盔递给了苏烟。

苏烟却迟疑着没接:“去哪啊?我还约了默默,要不要等等她?”

“我都回来了,你还等她干啥啊。”卓斐然大手一挥,“何况我可是

要带你去庆祝的。”

“庆祝什么?”苏烟头痛道,“庆祝你终于摆脱你爸的魔爪?”

“当然不是。”卓斐然凑过去,在她耳边神秘地低语道,“我都知

道了哦,你跟黎默一起作为艺术生保送进了枫叶大学部,我想想,现在都

九月了,你们美院应该已经开学了吧?怎么样,新大学生,还不值得庆

祝?”

苏烟忍不住笑起来:“得得,就你灵通。行吧,就再蹭你一顿。咱们

去哪里?”

“跟我走就知道了。”

摩托车一番风驰电掣后,来到了四喜龙虾的店面门口。

苏烟兴奋地跳下来,这种“不干净”的食物,母亲从来不让她吃的,

可她早想尝尝了。

“还傻站着?要不要吃啊你?”

“要、要!”苏烟眼里亮晶晶的,哈巴狗一般跟着卓斐然进去了。

“服务员,这边。”落座后,卓斐然老练地一挥手,连菜单都不看,

直接便点道,“要一大份麻辣龙虾,一盘地三鲜,一盘青椒肉丝,一份贴

009

饼子,再来一瓶啤酒。”

“好嘞。”服务员答应一声,而几乎与此同时,“嗡”的一声,卓斐

然的电话震动开了。

卓斐然一惊,还以为是默默找来了呢,一看,却是自家小叔打来的,

这才放下心来。

他对服务员摆摆手,摁下免提键道:“喂,小叔,有事吗?”

“你小子跑哪儿去了?”卓曜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调整着耳麦道,

“我奉你老爸之命来看看你,总得看了你才能回去不是?”

他顿了顿,又调侃道:“不是有了女朋友,就忘了小叔吧?”

扬声器的声音很大,卓斐然面上不禁一赧,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眼对

面的苏烟。苏烟一怔,却只当作什么都没听到一般,若无其事地调转了目

光。

卓斐然的脸色,立时便暗淡了下来。

隔壁桌的砂锅端上来了,热气四溢,朦朦胧胧间,两人间的距离好像

一下子远了很多。

他消掉了免提,接起电话强笑道:“哎呀,小叔,你就别开玩笑了。

我跟朋友在四喜龙虾吃饭呢,你要是愿意来就来吧。”

“行啊。”卓曜也没察觉卓斐然语气有异,“说地址吧。”

卓斐然报上了地址,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小叔,这里可不是什么

高档饭店,你不一定吃得惯的啊。”

“少来这套!我吃苦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在哪儿呢!”卓曜笑骂着

摁断了电话,一打方向盘,车头便转向了四喜龙虾的方向。

卓斐然放下电话,想了想,还是摁了关机键,又对苏烟说:“烟儿,

关机。”

“啊?为什么?”苏烟不情愿的样子。

“你真笨。”卓斐然不耐烦地说,“要是一会儿默默找来了,你说这

龙虾还吃得成吗?”

010

“噢,好!”龙虾的魅力无疑是巨大的,苏烟马上听话地关机了。

很快,香喷喷的小龙虾就端上了桌。那股麻麻的气味,强烈刺激着苏

烟的味蕾,让她的眼刷地一下就亮了。

她连招呼都没顾上跟卓斐然打一个,直接便开动了。

卓斐然开始还担心苏烟不会弄这个,没想到她剥得还挺快,不禁在心

里暗笑:这个丫头在吃上,总是格外的聪明。

苏烟平日吃东西被卡得很死,这次难得放纵,只一会儿工夫,半盆的

龙虾竟都进了她的肚子。

卓斐然看苏烟这么个吃法,不由得也有些担心了。

他给苏烟倒了杯茶,颇无奈地劝道:“慢点吃,我不跟你抢。” 说

着,他又拿起纸巾,顺手为她抹掉了不小心沾到唇边的酱汁。

少年清亮的眸子里,是几乎可以溺毙人的温柔。

苏烟手下动作一顿,随即便四两拨千斤地笑道:“那当然了,我们小

卓子从小就很有绅士风度的。”

卓斐然脸色一沉,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手,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苏烟与他自初中起就是同校了,他对她的态度,所有人都看得到,只

有苏烟一直在装傻。

其实,卓斐然又何尝不明白,苏烟的不回应,就已经是最明确的拒绝

了,可他偏偏就是不肯死心。

他越想越烦,看到桌上的啤酒,不禁就起了借酒消愁之心。

因他的杯子,刚才给苏烟倒茶使了,所以他顺手便从苏烟那边拿过了

只杯子,打开啤酒就往里倒。

“卓斐然!你有毛病是不是?”饭店门口,忽然传来了黎默的一声怒

吼。嘈杂的饭店,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

黎默怒气冲冲地大步走了进来。方才她听朋友说,看到卓斐然带苏烟

去四喜龙虾了,她还不信呢。没想到,这个该死的卓斐然竟然真带苏烟来

了!怪不得俩人同时关机了呢!

011

“我知道你想讨苏烟欢心,可也不能这么缺魂儿吧?!她身体从小就

不好,没事还发烧呢,你还给她吃这种泥坑里的脏东西?!”

卓斐然心里本来就烦,一听黎默说话这么难听,当下就火了。

他啪的一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黎默,冷冷地说:

“我看你和她那个所谓的干爹才脑子进水了呢!以为天天给她吃补药补汤

就好了?都是你们什么都管着她,她才越来越爱生病。”

黎默气极,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就看到了卓斐然手里的蓝色酒杯。

四喜龙虾有一个特点,那便是对坐的人,使用的餐具颜色是不同的。

因此,黎默一看卓斐然正给苏烟的蓝色杯子里倒酒,当下就误会了。

“你还给她喝酒?”黎默本来就对卓斐然有意见,这会儿更是忍不住

往最坏的方向想。

“你叫苏烟关机躲开我,又故意带她来喝酒,你是不是居心不良啊

你!”

“我看你才居心不良吧疯婆子!”

“你说什么!”黎默气疯了,一把扫掉桌上的啤酒,玻璃碎片稀里

哗啦落了一地,然后踏着那些碎片就朝卓斐然扑过去,眼看两人就要动手

了。

“默默不要啊!”苏烟大惊,赶忙扑上前,抱住黎默的胳膊,急道,

“你听我解释,那酒……”

“你走开!”黎默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呢,又哪里听得进苏烟的话?

她下意识地抬起胳膊肘往后一撞,却忘了苏烟可不是那些陪她练散打

的师兄弟们,哪能受得住这一下?

“唔。”苏烟闷哼一声,弯腰后退却恰好踩到了地上的玻璃碎片上,

脚下一滑,便向后倒去!

“啊!”她吓了一跳,慌张地伸手去拽桌角,想稳住身体。却好死不

死地正好摁到了桌上的玻璃碎渣,尖叫一声又收回了手。

“烟儿!”卓斐然眼睁睁地看着苏烟往后倒,可中间隔了个黎默,怎

012

么着也来不及去拉了。

苏烟认命地闭上眼,就等着后背被扎成筛子了。

孰料,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未来临。接住她的并非硬邦邦的地板,而是

一个散发着淡淡薄荷香气的怀抱。

“你没事吧?”卓曜挑挑眉,低下头,微带笑意地问道。

苏烟刷地一下睁开眼,愣愣地看着与她距离不过几寸的卓曜。鼻息交

错间,成熟男人的味道弥漫开来,让她的脸一点一点红了。

“小叔,幸好你来了。”卓斐然后背满是冷汗,疾步走上前,从卓曜

手里接过苏烟。

“烟儿,没事吧?”卓斐然上下打量着苏烟,担心地问道,“除了

手,还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少男少女拥在一起的身影,是那样的赏心悦目,卓曜微微一笑,自觉

地退后半步。

“我没事。”苏烟别扭地答了一句,不大自在地推开了卓斐然少许,

抬头注意到了卓曜,迟疑着问,“小卓子,这位就是你传说中的小叔?”

“传说中?”卓曜一怔,随即扶扶额,带着几分无奈的意味笑道,

“不要把我说得跟已作古的人似的,好不好?”

卓曜的声音低沉而优雅,宛如大提琴般悠扬悦耳。尤其这会儿还是面

对与自家侄子同辈的女孩儿,因而,话语中不自觉地便带上了些宠溺、纵

容的味道。

苏烟紧张地抿着唇,大胆地直视着卓曜的眼,双手不安地绞着衣摆,

感受着自己的心跳一点点加快。

这一刻,饭店、服务生、穿梭而过的食客,甚至包括她和站在她身旁

的卓斐然,全都变得那样渺小。

原来,世上竟真有这种眉目如画的男人。往那里一站,便自成了一片

风景,让周围所有的人和事物,都不自觉地沦为陪衬。

卓曜平时是最不喜欢别人盯着他的脸猛瞧的,尤其是女人。只因他曾

013

在某个夜店,被一个喝醉了的富婆当成了牛郎纠缠。这一度让他成为圈内

的笑柄。

但是,不知怎的,这个女孩儿的眼神,却没有让他感到任何的不悦。

为什么呢?卓曜有些困惑了。

大概……是因为她的眼睛太干净,太清澈了吧。

那里面没有他熟悉的欲望和贪婪,只有单纯的欣赏,就好像……她正

在看的不是一个成年男人,而是一座雕工精美的艺术品。

卓曜愉悦地扬扬嘴角,然而下一瞬,他的脸便彻底黑了下来。

“别乱动。”他一把捏住苏烟的左手手腕,低喝道,“你的手还在流

血呢!”

卓曜翻过苏烟的手,看到玻璃的碎渣已深深地刺进了皮肉里,显然是

非去医院不可了。

“走,我送你去看医生吧。”卓曜蹙蹙眉,下意识说道。

“小叔,”已被冷落了许久的卓斐然,却不乐意了,他一步跨上前,

强硬地搂过了苏烟的肩膀,说,“我自己的朋友,我自己会照顾。”

卓曜一愣,略略尴尬地笑了下,说:“当然。”背在身后的手,慢慢

握住。

苏烟不易觉察地皱了皱眉,佯作无意地推开了卓斐然,“噔噔噔”跑

到一直沉默着的黎默身边,挽住她的胳膊,笑靥如花:“默默,陪我去医

院吧。”

卓斐然脸色一暗。

最后还是卓曜拿出了长辈的气魄,开车送大家去。银色的保时捷载着

心思各异的四人,疾驰向了医院。

一路上,卓斐然也不知是在跟谁生闷气,死活都不肯出声。黎默因为

不小心害苏烟受伤了,心里内疚,遂也不吭气。

因而,这一路下来,竟是只能听到苏烟和卓曜在那里谈天说地。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两个人,却仿佛是已相识许久的老朋友一般,言

014

谈之间,自有一股难言的默契。

说到兴头处,苏烟忍不住单手扒住前面的坐椅,歪着头看向卓曜道:

“哎哎,小叔,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卓曜趁着等红灯的工夫转过头来,几乎是与苏烟额头相抵地调侃道:

“小姑娘,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这句话该是男人的台词?”

淡淡的烟草味扑面而来,眼前是卓曜性感的薄唇在一张一合,苏烟的

眸子就胶着在了那里,突然有种想咬上去的冲动。

车顶挂了只小熊,摇摇晃晃地在那里对她笑,苏烟的心也跟着它摇摆

了起来。明明开始是做戏给卓斐然看,这会儿却真被卓曜电力十足的眼弄

得晕头转向了。

苏烟的反应,又哪里逃得过情场老手卓曜的法眼?

他的眸色又深了些许,笑得宛如在黑夜里盛开的罂粟花,美丽,却蕴

含着剧毒。

略显喑哑的魅惑男声,就这么在苏烟耳边响起。

“想什么呢?嗯?”

最后那一个音调微微上挑的“嗯”字,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调戏了!

015

苏烟在心里哀号一声:所谓妖孽,不过就是如此了吧!

两人这般旁若无人地“调情”,终于彻底激怒了卓斐然。他猛地扭

头看向卓曜,脸色铁青,极力压抑着怒火,一字一顿地说:“小叔,绿灯

了,你该开车了。”

黎默也忙适时地拉回了苏烟,低声道:“烟儿,坐好了。你一个女孩

子家,能不能稍微给我矜持点?”

苏烟尴尬地摸摸鼻子,靠回了椅背,嘀咕道:“矜持什么啊,那不是

小叔嘛。”

“什么小叔?!”黎默一瞪眼,“那是人家卓斐然的小叔,你跟着凑

什么热闹?”

“切,”苏烟不以为然地撇撇嘴,“他以前让我帮他写作业的时候,

什么时候想过这是我的手?”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你是我走丢的抱抱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