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加入书架

楔子

“滴——滴——滴——”

女孩安静的躺在洁白的病床上熟睡着,若不是她的脸色残弱凝纸,若不是她的脸颊的线条逐渐往内坍塌,你真的感觉不出,这个女孩竟在床上昏迷的近半年。

玻璃外的女子轻轻地扫视了女孩的全身,在她明显隆起的部分停滞了下,忽觉胸口一阵闷窒,心虚地瞥过了头。

“咳咳,秦太太——”

女子对医生的称谓眼神闪过一丝不自然,但很快便平复下来,微微点了点头。

“车祸后,郑小姐的康复情况基本上是乐观的,只不过……关于持续昏迷……”

“滴滴滴——”

仪器内的心脉率持续上升,在外面攀谈的医生微微变了色,而病床内的女子表情也在睡梦中自然地扭曲,痛苦可见。

“不好!预产期提前,小刘,马上安排剖腹产手术……抱歉,失陪了——”

医生冲女子点了点头,便匆匆离去。

“孩子吗?”

女子咬了咬下唇,一丝若有似无的气息,吐出,微缓微重……

在孩子出生后的一个星期,女孩便清醒过来,只可惜——

“若是影视剧里的失忆桥段我还能接受,可是……她的反应都有点不太正常,好似……好似……我也说不上来。”

站在女子身边的中年妇女苦恼的搔了搔脑袋,她的中文造诣不够,实在说不上比较深层次的话语,你若要肤浅的,那就是一痴呆智残的型!!

“关于郑小姐的异样,我们做过详细的检查,呃——可以证明,郑小姐大脑是并无受损,或许是……昏迷过久,心智尚未完全清醒打开。而……我们同时也怀疑另一层面……”

医生略略停顿了下,有意无意地瞅了眼平静的女子,虑过疑虑:这母亲也太冷静了吧。

“但说无妨。”

得到女子的特许,医生才放下心来解释:“我们怀疑,郑小姐心理或许有意抵制某些情绪的产生。人会在受到极致伤害或重创之时选择自我逃避的方式。大脑的扁桃体便会自我防卫,抵制后脑海马神经的某些记忆释放与识别,进而将某些情感机制屏蔽。”

“也就是说,她……”

再也不可能爱上任何人!!

女子的眼神恍惚,觉得这样的话基本是无稽之谈,当然若真是如此的话。

“我知道,谢谢你,医生!那么,我可以接她回家了么?”

女子站起来,还是有理而完美的笑容。

医生怔了怔,这才讪讪的点了头。

迈出门口,女子走得极快,中年妇女基本上是小跑才能跟上,她担心小姐是否受到的刺激太大了,但看那小女孩年纪和样子,哎哟——

夭寿哦——

当她好不容易跟上的时候,才发觉女子的嘴角居然一直呈现得意地上扬!

“我们,现在该这么办?”

中年妇女揉了揉眼,不太确定女子的表情。

“怎么办?给她安排个全新的人生呗!!记住,千万别让人知道她的过去!”

女子抬头,微微眯了眯眼仰望天空,今天的天气很好——

那年,我告诉自己,你走了,我留下;那一次,你让我留下,自己却走了!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命中注定折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