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计划遇见你加入书架

第一章 计划遇见你

今年的夏天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热,还没到六点,太阳就已经高高升起,让原本有一丝凉意的早晨变的和午后一样销魂。

孙颜然已经从网吧回来,手里还抱着一大摞报纸,上面都是灰尘,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回来的,头上细密的汗水被阳光照的晶莹发亮。古老的窗户咯吱一声从头顶传来,孙颜然都可以感觉到飞舞下来的木絮。

“这么早就回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果然下一刻房东菲儿从窗子里面探出脑袋,手里还拿着一个卡通型牙刷,满口的泡沫,看孙颜然回来,马上转头一口吐掉泡沫无精打采的问了一句。

早?孙颜然差点翻个白眼,她都要怀疑菲儿是否真的要学周星驰电影里面的包租婆了,早早的进入晚年生活,不过作为一个随时都可能付不出钱的房客,这些话是绝对不能说的。

“我已经把网站在所以的招募信息看了一遍,每个工作都投了一份简历,我就不信这种撒网方式,就没有一条小鱼跳进来!”孙颜然有些激动一抬头就看见菲儿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便有些恼火她这是绝对的幸灾乐祸,不过因为一大早的琐事变的烦躁,所以现在能让她吐槽一下也是非常好美的。即使对面只是一个幸灾乐祸的家伙。

想她来南京已经快一个月了,扣掉交给菲儿的房租,手里剩的钱寥寥无几,这是她二十几年来第一次觉得钱的重要性。一句话按照她现在来的态度是再贴切不过了——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确是万万不能的。

“你要求不要太高,普通的服务生做起也可以啊?”菲儿叹气,虽然她也是穷人一个,好在她是南京本地人,虽说自己的房子在贫民区,好歹饿不死自己。第一次带孙颜燃去面试的时候,架子居然比老板还大,所以菲儿觉得她如果不改她自己的态度的话,能找到工作才怪,当然也不排除那个老板有受虐的倾向。

“服务员也不要我啊!”孙颜然撇撇嘴,像她这种从监狱出来,左脸还有一条长长的疤痕的女人,饭店老板哪里敢要她,除非是嫌命太长了。

“我看看?”说着话,菲儿已经从楼上下来,嘴里面还咬了个包子,拨开孙颜然的刘海,那一条疤痕立刻清晰的出现在原本白皙的脸颊。

“没什么好看的。”孙颜然不露痕迹的拨开菲儿的手,用长长的刘海挡在左脸。虽然她并不在意这条疤痕,但不代表她会把这个伤口袒露在别人面前。

“怎么这么多报纸啊?”菲儿施施然的收回手,也知道孙颜然有些不自在,突然喵了一眼孙颜然手里的报纸便马上转了话题,不过看着这么一大推的废报纸,不知道的人会以为她是收垃圾的吧?

“这里除了这几天的报纸可以看招聘以外,都是以前旧的商业报纸和一些财经杂志。”孙颜然气喘吁吁的放下手里的报纸,手臂上早就因为长时间拿重物,出现一条红红的杠子。正用右手握空心拳给自己的肩膀做小小的按摩。

财经报纸?菲儿一下子反应不过来,难道是她已经OUT了,跟不上时代了?废旧的财经报纸到底有什么作用?正在菲儿疑惑时,孙颜然抬头“你不记得自己的理想是什么?”

“嫁个有钱人!”菲儿想都不想,这个理想每天挂在嘴边,熟悉的做梦也能说个几遍。不过很显然这个只是她的梦想,而不是理想。

“如果靠天上掉馅饼来做梦的话,还不如自己给自己创造机会。”孙颜然朝菲儿笑了笑,无视一脸呆住正在思考的菲儿,直接踩着高跟鞋踩着蹬蹬蹬的步子往二楼去,推开门,果然她舍友正在美梦中,要不是昨天徐子姗千嘱咐万嘱咐的让她一定叫她起床,她才不想管她呢。

孙颜然猛的掀开薄薄的毛巾被,把还在睡觉的子姗从床上拉了起来。

“几点了?让我再睡一会啊!”徐子姗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睡意,整个人倒是站真了,只有脑袋还往床上到,脑袋又往被子里面缩了缩。看着这个样子的徐子姗,她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她是一个月前住在这里的,当时家里破产,父亲携款带着继母逃跑,唯独忘记他曾经有一个那么宠爱的女儿。家里的房子被法院拍卖,历经灾难的她带着一千元人民币来南京投靠亲戚,也是死去多年母亲唯一的弟弟。十几年没有联系,那个地址早就变成人工湖,孙颜然是在那个时候遇见徐子姗,也是她把她带到这里,有了一个暂时的住所。

“喂,楼下有饺子,你如果晚点下去,我想肯定没你的份了,你怎么不开窗户?”用吃的诱惑她一般来说会有更好有用,正想再说什么孙颜然突然觉得屋子里面比外面更加闷热,像是一个密封的集装箱,连呼吸都开始不顺畅,连忙开了窗户透透气。

“晚上有蚊子。”徐子姗已经把脑袋成功的分离被子,把赤着的脚丫子塞进拖鞋,对着皱着眉头的孙颜然解释了下,尾音已经消失在楼梯口。

“孙颜然,你是从哪里找到这么多杂志和报纸的?”菲儿头埋到那堆报纸里面,只看见报纸一片片的被飞出来。

“菲儿,你能不能淑女一点,灰尘都掉进碗里了,还让人吃饭不?”对凡事豁达的徐子姗,对面食物的时候,她会失去一切理智。

“可是人家觉得我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淑女的。”菲儿眨了眨眼睛,做可爱状。害的徐子姗刚刚吃咬了一口的饺子直接掉到地上,不得不放下碗,去拿扫把把浪费的粮食扫荡,看着她很是心疼。

“低价从卖废品地方买回来的。”孙颜然把飞在地上的报纸一脚踹到不碍事的地方,看着菲儿挤眉弄眼,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桌子上面稀饭早就凉了,让人看着没有什么食欲。孙颜然也不介意,跟着也坐到桌子上,从锅子里面舀出稀饭,配上刚刚买回来炸的金黄的饺子,到也吃的津津有味。现在的她已经知道在哪家小吃店可以买到既便宜又好吃的饺子,也知道买东西要去排长长的队伍。

“难道你们要改行收废品?”徐子姗嘴里塞的满满的,说话含糊不清,对于她来说,世界上没有比吃和睡更吸引她的事情了。

“好主意!”孙颜然和菲儿一致同声,暗叹这个孩子想象力太好了。两人毫无犹豫的一起打击处于混沌中的徐子姗。

“南京有钱人是不少,但是符合条件的还真没几个。”不用孙颜然多说,菲儿已经知道这些报纸和杂志的用处。

“我看了下近期的这份财经杂志,上面正好有一期节目都把有钱人列明了,要是从这么多废报纸里面找,我估计我们已经没那个资本了。”孙颜然想到她年过半百的时候还求追求有钱人,估计大部分的可能就是被人家当成疯子赶出来。

“那你拿回来干么?”菲儿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告,难道说她是看着她没事干,所以特意给她找点事情做?

孙颜然是有这个想法,但是想到菲儿这只老狐狸会报复,那个想法也就放弃了。

“这些报纸是论斤买的,也就是这么多报纸的价格加起来还没刚刚徐子姗掉了一个饺子的价格。”孙颜然眯着眼睛看徐子姗,硬是把后者看的觉得自己做了罪恶的大事,要自我忏悔来着。

“哦……”菲儿看了一眼孙颜然又在欺负徐子姗,也想着她要不要参合一脚孙颜然已经从包里面拿出一本崭新的杂志,连包装都没有完全撕破,看来是特意的买的。从包里面拿书的手指纤细白皙,也透着秀气,加上孙颜然那副高高在上的气质,确实是美人,还是一个高傲的冷美人,纤细的腰肢裹在一身紧身的衣裙里面,下面是长长的大腿,估计连模特看了都会嫉妒。找一个有钱人摆脱困境没有问题,就是左脸那道疤痕大大打了折扣。大概老天是公平的,菲儿如斯的想着。

“有钱人在哪里?”徐子姗一个到有钱人三个字,眼睛立刻放光。对于她来说有钱人等同于美好的食物。

“在这里。”菲儿白了一眼徐子姗,指了指杂志,翻开杂志的第一页读了出来。

“融侨集团公司总裁——男,出生美国,从小被誉为天才……河西贵族学校校长。”

“融侨集团公司总裁貌似前年才成婚吧,那段时间还举办一个全城瞩目的婚礼,那个河西贵族校长貌似已经可以做我们的爷爷了吧?”徐子姗虽然有些地方迟钝,但是打击人起来绝对没有人怀疑她的毒舌的水平。

小小的一间房间,夏日的阳光慢慢均匀的撒向整个屋,菲儿声音阴阳顿挫,把调子拉的长长的,孙颜然和徐子姗边听边评论,一顿早饭吃了整整一个小时。孙颜然的嘴角弯弯的,似乎以前那种寂寞在这个地方变的越来越少。

“宏翔集团总裁,付寻……”还没等菲儿继续读下去,就被孙颜然打断了。

“付寻?给我看看?”孙颜然把菲儿手里的杂志拿了过来,彩色杂志上那个男子身形修长,轮廓分明,唇角微微勾起,一双墨色的眼睛闪烁着光芒。不知道是拍摄的角度还是照片本身的问题,孙颜然觉得照片上的男子正通过杂志,透过前世今生正凝眸看着她。

“怎么,认识?如果认识的话还是不要选他了。”菲儿看孙颜然那么激动,虽然孙颜然从来不讲以前的事情,但是菲儿也能猜到一点,加上平时她透出的蛛丝马迹,所以怕她勾起不好的回忆,立马打断她。

“不认识,只是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孙颜然摇了摇头,否认这个想法,她确实没有任何印象,甚至连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说过,但就是有着熟悉的感觉,来的十分莫名其妙。难道真有前世今生的传说,想着孙颜然倒是把自己乐坏了。

“我选这个了。”孙颜然合上杂志,随手把把杂志丢还给菲儿,埋头喝掉碗里面最后一口稀饭。整个人站的笔直,有种奋发向上的感觉,如果加上一句爆发吧我的小宇宙,估计效果会更加好!

“哇,好帅啊!”徐子姗早就在孙颜然看的时候就把头歪过来一起研究,那照片上的人物一下子把她秒杀了。

“你有把握吗?”菲儿看孙颜然一幅志在必得的样子,忍不住给她泼冷,她是不是太自信了一点,有钱人身边怎么可能缺女人,加上孙颜然这样的人她本身会懂得讨好别人或者诱惑别人,这是打死她都是不信的,

“没有,完全没有,不过我想认识的人还没有办不到的,最起码让她记住我很轻而易举。”孙颜然笑了出来,脑子里面已经构思一套完整的计划,绝对一鸣惊人。

噗嗤……

菲儿现在觉得她因该为那个叫付寻的男人默哀。

“啊啊啊啊啊……我要迟到了……”徐子姗看了一眼挂钟,才发现已经快八点五十了,拿着几本书就往外面冲。

“你已经在半个小时之前就迟到了!”孙颜然无情的叙述这个事实。

“哼,无视你们,我家小严严会帮我的。”徐子姗冷哼一声,留下两个人面面相视。

“我再去一次网吧,查一下付寻的资料。”孙颜然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随手把杂志塞进包里面,随着徐子姗的脚步而去。

沿着巷子一直往前走,大概五十米处就有一个网吧。虽然破旧,但是价格公道,也不需要什么复杂的手续,所以那里未成年人也很多,地痞流氓更多,但是以孙颜然现在的财力,也只能选这个地方了。递上身份证,交了十元押金,孙颜然就往里面去,找了一个最不显眼的位置,开机,直接打开网页,在百度里面搜索南京付寻,几十页资料立马显示出来。虽然网上付寻的资料不少,但是大多都是公司为了宣传而放上去可以让人知道的资料,所以她也没有指望可以找到多少有用的资料。突然在一个在第十九页的时候,发现一个类似博客的地方,上面注册的名字就是付寻,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付寻,打开来一看,里面的日志很好,都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而且都是在凌晨的时候,日志里面永远都是一句话。

我想你了,如果你回来,我就原谅你!

不管这个人是不是那个付寻,一点她可以肯定,博客的主人实在是太痴情了。不过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她快被二手烟熏死了,赶紧把一些基本资料考进U盘里面,关机直接倒柜台退钱。弯了弯嘴角,显然孙颜然已经想到更好的方法。之后连续一个星期,孙颜然都每天准时到付寻公司楼下报到,每天看着他从车里出来和进去,很多时候,付寻都会到晚上十点多才出来,由此可见他是个工作狂,其中也没有任何女人来探望送吃的之类的,因为该还是属于单身的范围,虽然孙颜然认为只要锄头挥的好,没有挖不动的墙角,但是如果是单身她起码少了一大阻力,毕竟拆散人家,她也怕天打雷劈。另一边来说投出去的简历终于有几个有了反应,孙颜然不得不放弃盯梢的工作,抽一半时间出去面试,虽然成功几率渺茫,但孙颜然也不想放弃。毕竟找个有钱嫁了的方法很狗血还不实际,不过起码比买彩票来的实际多了,起码她的成功的几率没有百分之五十也有三十。这一点她是拎的很清的。

孙颜然觉得这几天的盯梢过程中,得到这几个消息都是十分有用的,看来她就算掉不到金龟婿,也可以考虑去做个私家侦探,帮有钱人家富太太调查调查第三者也不至于饿死。但是盯梢这个工作真的不是人做的,孙颜然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像是散架似地,一回到家里,她就直接瘫痪在了沙发上,一只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

菲儿从楼上下来,就看见孙颜然在沙发上挺尸。把孙颜然一只脚挪过一点也坐在沙发的一旁,用手戳戳孙颜然,后者装死闭着眼睛无视她,菲儿托着下巴,看着孙颜然,那眼神深情的可怕。

“喂,你这样看着我,会让我以为你爱上我的。”感受到如此强烈的目光,连孙颜然都淡定不了了,只觉得每个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工作找的怎么样了?你的房租快到期了,你也知道我就靠这点房租度日啊!”菲儿苦着脸,一幅要哭出来的表情。

“我准备去宏翔集团面试。”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孙颜然闷闷的说。

“难道是总裁助理?”菲儿眼睛一亮,上天保佑孙颜然可以找到工作,她两个房客都是即不按时交租还会少交的那种,她是不是有必要学学那些无情的包租婆了,否则她有可能会饿死。

孙颜然摇头。

“策划之类的小职员?”

孙颜然继续摇头说:“是清洁工。”

“啥?”菲儿觉得自己肯定是幻听了。

“清洁工,学名保洁员,俗称扫地的。”孙颜然转过身子,对着菲儿好心的解释。

噗嗤……

菲儿差点吐血,突然想起宏翔集团不是付寻那个公司,难道孙颜然真的计划去追付寻。

“如你所愿。”孙颜然看着菲儿一幅惊讶的表情,心情大好。孙颜然没有想到,宏翔集团居然也会招人,虽然是清洁工,但是工资倒是不少,虽然那工资对于以前的她来说连个衣袖都买不起,但是现在起码一个的工资可以付半年的房租。

“靠,你这是丢大学生的脸啊,你好歹还是名牌大学,听说你那个学校广告名词就是百分之百都可以找到好的工作。如果我去广告协会举报那个学校出来的人去当了清洁工,属于虚假广告,会有奖励不?”

“有,会直接收到学校的律师函,然后你就等着官司吧!”孙颜然点点头,思考一会才回答。

“孙颜然有没有人说你像疯子?”

“不,人家直接说我是疯子!”

“……”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恋着你,多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