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加入书架

第一章

每年九月,是盛天学院师生最忙碌的时刻,新人入学,各 社团招揽新成员,一干男生跑到校门口抢着给新进校的学妹们拿行李,递毛巾,送茶水,……尤其是漂亮的女生,象公主一样被学长们如众星捧月般簇拥着参观校 园。还没女友的王老五们更是狼视耽耽,个个瞅准目标,磨拳擦掌,抱定先下手为强的宗旨,欲力战群雄,歃血战场,夺得美人归。而新来的学妹们呢,也早就把眼 光瞄准了学院内最帅最酷的男生,锁定目标后,便打听其性格,家世,背景,学习成绩……千挑万选后,心里便定下了人选,有了主张,于是媚眼暗抛,芳心暗许。

大家都忙得不亦乐乎。

每年的九月,也是应可容最忙碌的时刻。

应 可容者,在盛天学院高二(1)班就读,学院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风云人物之一,她之所以出名,不是因为其长相如何的出众,成绩如何的出类拔萃,而是因为她 在学生中代办以下业务:帮女生追白马王子,帮男生追白雪公主,当然这只是大类,下有小类细分。另有代写情书,代送情书,代表白等业务,(因为有些人面皮 薄,怕遭拒绝伤自尊在学院内无法立足)。当然要适当的收取些费用,盛天学院是私立贵族学校,虽然校内学生也按着家世背景分成三六九等,但这种费用还都是付 得起的。

自开展此业务以来,生意甚为兴旺,应可容盛天小红娘之名传遍校园内外。

新生入学这种最会萌发爱情种子的最佳时机,以 应可容的生意头脑自然不会放过。校园门口,早早便有了她的身影,拿着数码照相机对着新人一通乱拍,凡是长相可人,稍有姿色,有望成为新一届校花校草者皆入 她镜内。而后又竖起耳朵听学院众老油条们对新人的逐个点评,拿着个支手写笔在她的掌上宝电脑上飞速记着各项宝贵的信息,这些对她的业务可是十二分的重要 的。

在应可容前方,正有一群高三女生坐在栏杆上对着新人评头论足。

“今年新进的女生怎么没一个出色的?”说这话的是高三的马天秀,语气尖酸刻薄,不过她这话很有水分,因她是豪门千金,眼高于顶,长得还算漂亮,便自封为校花,一向不把其它女生看在眼里。

“不会吧,那个叫文茵茵的小女生就不错嘛,就是白皮肤长头发大眼睛的那个,清清秀秀,文文静静的。”另一个女生刚说了几句,接触到马天秀射过来的恶狠狠的目光,忙乖巧的改了口:“当然,她在天姐你的面前只是不堪一提的丑小鸭啦。”

听到此处,应可容忙在她如同记事本大小的宝贝电脑上记下:文茵茵,女,高一新生,很有潜力的小美女。

“不说女生了,你们有没有看到今天刚来的那个转校生?知不知道他是几班的?”

“你 是说那个聂元龙啊,哇,简直是帅呆了,和贺学长有得拼哦。”她们口中的贺学长便是盛天学院最受女生欢迎的男生--贺北宇,高三特级班学生,所谓特级班就是 盛天学院为那些有来头,有背景的学生特别开的班级,特级班的学生受的各项服务上的课目与他们这些普通学生有着天壤之别。贺北宇身高1米84,运动场上的健 将,长跑短跑,骑马游戏,无人能胜过他,篮球,足球等更是不在话下。篮球比赛每次他上场,总有一票花痴女生啦啦队在一旁为他摇旗呐喊助威,进了球更是全场 尖叫连连,这年头,蓝球健将总是受女生青睐,更何况象贺北宇这样的帅男孩呢。不过贺北宇帅则帅矣,却酷过了头,整日冷着脸,象块千年寒冰般容不得他人近 身,对人总是爱理不理,还大男子主义得很。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受欢迎程度,每天都有大票的女生攒着大把的银子来找应可容出谋划策怎么把这块寒冰弄到手。可 惜,她试了两次都没成功过。不是她功力不够,是这块骨头实在难啃。

居然还有与贺北宇相抗衡的稀有动物,应可容连忙在她的电脑记事本上再次记下:聂元龙,男,重大客户源,具体待详细考查。

正埋头写得起劲,耳畔突地传来一阵尖叫:“呀,贺学长向这里走过来了。”

应可容抬头一看,只见贺北宇左手转着个篮球,右手拿着件浅色外套往肩上随意地一搭,看也不看尖叫的粉丝们,走向校门口的停车场,把篮球扔进他的白色雪弗莱里,打开车门,开动引擎,雪弗莱如它的主人一样,酷酷地扬尘而去。

一看便是跷课,才开学就敢跷课的学生可不多,不过贺北宇没哪天不跷课的,他是贺氏集团的独子,先不说该集团在亚洲金融界里举足轻重的地位,便凭它是盛天学院最大的投资者这一条,哪怕贺北宇一堂课都不上,校方都不敢说什么。

应 可容早就拿着相机一通乱拍,贺北宇是个狠角色,软硬不吃。她生意接到现在数他最难应付,不肯与任何女生约会,不接受任何女生礼物,情书什么的更是看都不 看,直接当着人面扔。眼瞅着那些花花绿绿的票子离她愈来愈远,应可容心里那个恨啊。不过拍些照片也好,能卖给他的粉丝们,赚些小钱也好。

收好相机,再遥望了一眼那票女生,她们早就看贺北宇看得傻眼了,人都走了她们仍在尖叫连连:“酷死了。我要能做他女朋友死都值。”

“帅呆了,我马上一定要去找应可容,出2000元让她帮我安排与贺学长共进晚餐。”言罢那女生一脸的花痴相。

“得了,这种高难度的生意应可容那丫头接不了的。”马天秀哼了一声,她刚才向贺北宇猛发电眼,可惜他象是绝缘体,理都不理,气得她直发抖。

闻言,应可容翻个白眼,不过并不反驳。她虽爱钱,却相当有原则。有三种生意不接:

一:高难度没把握的生意不接。比如贺大帅哥,反正接了也没用。这种棘手生意做多了是要砸招牌的。

二:有非分要求的不接,比如有位已毕业的花花公子要求她帮他把某个学妹弄上床,这种缺德事她自然不做,结果遭到威胁。不过应可容可不怕,立马有个柔道组的学长来替她摆平,嘿嘿,只因她帮那个柔道组学长追到了他的梦中情人。

三:看不顺眼的人生意也不接。就象这位正在夸夸而谈的马学姐。看上去清高无比,实则花痴一个。只要学校条件好点的男生都要朝之放电,盛天大帅哥贺北宇自然也是她长期相中的猎物之一。

所以说,她应可容是个非常有职业道德的同学。

“那……天姐,我们去看看那新来的同学啦。”其余几个女生瞄了一眼马天秀:“你和不和我们一起去?”

“我才不象你们这般花痴。”马天秀发出一声讥诮的笑声,她在其它人面前自然要装清高,然后挥挥手,一票女生立马一溜烟跑开。

应可容“扑哧”笑出声来,马天秀听到了,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应可容吐吐舌头,若无其事地走过她面前。别的女生怕这个凶神恶煞的马天秀,她可不怕,因为她是盛天小红娘嘛,促成了无数对佳偶,替她出头的自是大有人在。

不顾身后马天秀怨毒的目光,应可容自顾自地往校园内走,一路看到帅哥靓妹了,马上掏出相机又是一通狂拍,看到比较亲和力的更是上前满脸堆笑,套近乎,拉关系,好人缘和广阔的交际关系是当个好红娘的最基本要求。

忙了一个上午,应可容这才满意地带着她的宝贝相机和记事本电脑兴冲冲地赶往学校餐厅,因为她的肚子已发出了“咕咕”的声音。

“哐。”她正往餐厅冲去,却发觉自己的鼻子撞上了一个不明物体。

“同学,你没事吧。”头上传来一把如春风般和煦且深沉的声音。

她抬起头,这才发觉自己撞上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立剑眉,高挺鼻,一双深邃的眸子闪着温柔的目光,淡黄色T恤,天蓝背心,白色长裤,耐克球鞋,穿着也相当有品味。

哇,这才叫帅哥嘛,脸庞线条棱角分明,一头清爽的短发随风飘扬,不象时下许多男生人人留一头及肩长发,还自以为很帅。反正横看竖看,眼前这个帅哥都接近完美。应可容心中一阵狂喜,不是庆幸自己遇到了桃花运,而是职业本能让她狂喜。立马掏出相机一阵乱拍。

“我说同学,你拍够了没有?”帅哥好脾气地问道。

“好 啦。”应可容收好相机,笑眯眯地望着这个飞来财福,决定好好讹诈一番:“同学,你撞了我是否应该有所表示啊?这样好了,”她收好相机,拿出她的掌上宝电 脑:“你告诉我你的姓名,爱好,所在班极,喜欢喝什么饮料,吃什么菜,平时喜欢什么娱乐?最重要的一点是,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对方听得目瞪口呆,一扬眉,咳嗽两声,指出一个事实:“同学,好象是你撞上我,不是我撞上你吧。”

“可是,你把我撞疼了呀。”应可容摸摸自己的俏鼻,狡辩道:“谁叫你长这么高的?”

“长得高不是我的错同学。”他无奈地叹口气,打量着眼前这个娇小俏丽的小女孩,她不可以指望世上每个人都能拥有她那样只有一米六都不到的小巧身材。

“我不管,你说不说嘛。”应可容蛮横地挡住他去路,看准他的好脾气,非好好榨一番不可。

“同学,你问我的这些都是我的私事。”他温和的答道:“俗称隐私。好象我没有这义务非要回答你吧。”

看他性格温温的,却一点都不傻。应可容眼珠子咕溜溜一转:“要不这样,我帮你介绍女朋友好不好?”

“不好。”他斩钉截铁地回答,忽然嘴边泛起一丝会意的笑容:“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拉皮条的应同学是不是?”

“拉皮条的!”应可容大为愤怒,跳起来冲他张牙舞爪:“你不说就不说嘛,也不用这样侮辱我呀。我跟你没完!”

他这才发觉无意中伤害了这个小女生,忙笑着赔罪:“我说错了,说错了。这样吧,我做你一桩生意怎么样?”

应可容立马收敛了怒意,狐疑地打量着他:“你这样的帅哥还用得着追女生?”

“不是我,是我妹妹。”他微笑:“她是高一新生,今天初入学。我是送她来学校的。”

“你妹妹看上哪个男生了?”她咬着唇,想了想:“看你的样貌,你妹妹应该也差不到哪去,把那个男生的姓名告诉我,我好查了来报价给你。”

他哑然失笑:“你还有报价?真是专业的拉……媒婆啊。”

立即遭到抗议:“不是媒婆,是红娘!”

“好,红娘,我是要给我妹妹介绍男朋友,没有固定目标,不过你要把人选给我逐个过目,当然,价钱不是问题。”

最后一句话让应可容眉开眼笑,打开记事本电脑,然后一页页翻开给他看:“这上面是全校所有的男生资料,和各项报价。你先看一下。”

他飞速地浏览了一番,发现一个问题:“为什么上面没有贺北宇的报价?”资料倒是挺全。

应可容叹口气,没精打采的:“这是座冰山,我都碰两回鼻子了。奉劝你妹妹别看上他啊,不然肯定光荣牺牲,惨不忍睹。我估计贺学长至今都没和任何女生说过超过五句以上的话。”

“是嘛――我看也不见得。”他嘀咕了一句:“不过看来他在这里挺受欢迎啊。”

“那当然。啊。对了,今天另来了个帅哥,叫聂元龙,据说和贺北宇有得一拼。相片嘛我还没拍到。资料也没打听到。这样吧。”应可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这上面有我手机号,QQ号,MSN号,还有专门的一个红娘群,过两天你和我联系,我保证把他的全部资料还有报价奉上。”

他接过名片仔细瞧了一番,然后温和地道:“应同学,谢谢。不过,我看聂元龙你就不必帮我去打听了,我想我妹妹是不会愿意和哥哥拍拖的。”

“废话,哪个妹妹愿意和哥哥拍拖,你妹妹又不是乱伦。啊。你你你!”应可容眼睛睁得铜铃大,手指着对方张口结舌:“你就是聂元龙同学!”

“是啊。”聂元龙冲她阳光一笑,笑得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不过还没羞愧多久,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冲他大吼:“你不是说你是送妹妹入学的吗?”

“是啊。就是因为我妹妹到这里来上学,我不放心,所以才跟着转学过来的。”聂元龙振振有词:“况且你也没问我是不是这里的学生啊。”

应可容为之气结,不过也拿他无法,嘀咕了一句:“阴险小人。”这种人最可怕,贺北宇顶多是座冰山,这人就是油锅,表面风平浪静,谁要碰翻了,不死也要掉层皮。

如今是越看他越不顺眼,应可容“哼”了一声:“你也不怕你妹妹被贺北宇给迷得七昏八素,然后让他给拐跑了。”

然而聂元龙一点都不为所动,脸上依旧挂着可恶的笑容,看得应可容恨不得一拳把他打飞:“我太了解我妹妹和北宇了,这种事如果有可能会发生的话早发生了。”

应可容再次惊讶到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听你的意思好象和贺冰山很熟?”

“我们家里是世交,从小玩到大的,当然很熟啦。”回答的彬彬有礼。

“世交?那你也是个有钱人家的贵公子罗。”应可容两眼闪着喜悦的目光,要一般人肯定以为她在打钓金龟婿的主意。“哈哈哈,太好了。”其实一看他的穿着也应该知道他是特级班的人。只有这些公子哥才有不用象他们一样穿盛天校服的特权。

他扬起眉,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果然,马上看到应可容两眼笑得眯成一条缝:“聂同学,我免费给你妹妹介绍男朋友,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还没容他说话,应可容便连珠炮地说下去:“你条件这么好,校园里肯定有不少女生要追你,到时候我要有生意上门,你要配合我喔。”

“不过我好象不缺女孩子追。”他越发觉得这个短发大眼睛的小女孩十分的有趣:“而且听你说的好象我象个商品。”正确的说,有点象男妓接客,这一点让他很不舒服。

“但是追你的那些女生没付钱给我嘛!”这一点至关重要。应可容怕他不答应,继续冲他甜笑:“而且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随便和女生约会的,象你条件这么好的,肯定要价高者得啦。”一想起那些女生争着把花花绿绿的票子往她这里塞的情景,她就觉得兴奋莫名。

听着象拍卖,聂元龙不作声,让她在那边独自一个人高兴,然后慢条斯里的提醒她:“同学,你好象忘了件事。”

她正在做着发财梦,闻言两眼望着他:“什么事啊。”

“第一,我并不缺钱,所以也不用你免费帮我妹妹介绍男朋友。第二嘛,兼于第一个原因,所以我也不必配合你把我卖了。”

应可容笑容渐渐凝固,天啊,她怎么没想到这个学校里他们这种不缺钱花的贵公子学生是不可能象她一样听到免费二字便两眼发亮的。

她颓然的垂下头,在心中默默哀悼眼前这个财神菩萨离她的远去。

“不过,”她突然听到财神菩萨发出了磁性的声音:“我还是可以考虑和你合作,但是有一个条件。”

“你说你说。”她顿时眉开眼笑,只要他肯配合,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我可以配合你的生意,但是和我约会的人选要由我来定夺。”换句话言之就是让他来挑选女生,而不是象商品一样给那些女生们挑。

应可容考虑再三:“成交!”反正她没什么损失,最多少赚点罗。

“好,我先去新生报道。”聂元龙这才想起来他今天是才到盛天学院的转校生。和这丫头聊了半天他都忘了今天来干嘛了。“晚上给你电话。”

“晚上就给你介绍约会的人选?”他真是好人啊,应可容两眼发亮。

“不是,是给我介绍要和我妹妹约会的人选!”他看她眼神又黯淡下来,便补上一句:“放心,我会付钱的。”

“好好,价格我们面议。看在你人这么好的份上,我给你打八折。”她眼睛又笑得象弯月,然后才想起自己好象上课迟到了,顿时大惊换色:“糟了,糟了!餐厅都要停止供饭了。”她上的可不是这些贵公子的特级班,没有24小时提供用餐服务的特级餐厅,看来今天挨饿是挨定了。

当下便把相机往脖子上一挂,收好掌上宝,撒开脚丫子便跑,边跑边喊:“晚上给我电话啊。或者直接到我的红娘网站上去看,上面有本校各优秀男生的资料。”

聂元龙若有所思的看着狼狈而逃的应可容,嘴边泛起一丝微笑,这应同学真是相当有趣,他对她的好奇心愈来愈浓了。

转过身,挂着丝迷人的笑容继续往新生报道处走,却突然发现前方快速飞来一圆形物体。

聂元龙一偏身闪过,只见一篮球滚落在地,他弯下身子捡起,对着前面一个与他同样身高一脸酷相的男生微笑:“北宇你是才来还是要出去呢?”

贺北宇向他走近,接过篮球,眼神如往日一般照旧的冷洌,哼了一声:“我刚才去你家了。”

“去我家干嘛?”聂元龙心里好笑,明知故问,看对方不说话,知道这家伙嘴里是吐不出“接茵茵”这三个字的。便转移话题,拿起手上的名片扬了扬:“我刚才遇到一个十分有趣的女生。”

贺北宇手里转着篮球,对他手中的名片丝毫没有兴趣,还在生着文茵茵没在他陪同下便来学校这件事的气。不过看好友那兴致勃勃的样子,便瞟了一眼,然后冷漠地转过头:“是那个拉皮条的小女生啊。你要给她缠上就麻烦了,成天给你介绍女生,烦都烦死你。”

聂元龙不以为意地笑笑,暗想这话要给应可容听到她肯定又要象只怒气冲冲的小野猫,瞄了一眼不知在想啥的贺北宇一眼:“这女生挺好玩的。你有没有她的详细资料,我要好好研究一下她。”

贺北宇懒洋洋地:“她有什么好研究的,学校网站上有,你自己去查,如果还是觉得不详细,找校长去要。”

聂元龙见他还在郁闷着,暗笑一声,决定让他更郁闷,便轻描淡写地说;“其实我要她的名片不是为了给自己找女朋友,而是为了茵茵。”

果然这座冰山开始崩发了,手指停止了篮球的转动:“你说什么!”

“我要给茵茵介绍男朋友。”说完这话聂元龙便退后几步,等待这座冰山变成爆发的火山。

“你要给茵茵介绍男朋友!”贺北宇果然变了脸色,一向冷静的他冲聂元龙开始大吼。

“咦, 奇怪,茵茵都不反对,你急个什么劲啊。”聂元龙象看天外来客一样看他。心里却佩服自己这招使得果然切中要害。别看贺大帅哥人见人爱,在学校粉丝一堆,其实 到现在还没淡过半个女朋友,因为这位运动场上的高手在情场上实在是个低能。对茵茵明明有爱意,表达方式却总存在问题,偏偏茵茵看着象个招人疼爱的白雪公 主,其实也是个火爆脾气。两人没说几句话便要吵得不可开交。

没法子,这对冤家只能让他这个大哥来促成了。

“茵茵居然不反对?”贺北宇压抑着怒气,一只手看上去象是要把篮球给捏扁。

“她当然不反对,她现在又没男朋友,我爹地妈咪也希望她在大学前就把男朋友定下来。”豪门千金一向嫁得早,因为通常男友都是门当户对打早定下的。就算不是青梅竹马的,做家长的也希望他们能在贵族学校里找个门楣差不多的,省得以后被社会上一些坏小子趁虚而入。

聂元龙把他父母都搬了出来,贺北宇自然更没生气的权利了,他五指紧抓着篮球,一言不发转身便走。

“喂,你到哪去?”聂元龙有些不放心,看他这神情象是要去杀人一样。

“打球!”贺北宇铁青着脸扔下一句。

聂元龙这才松口气,看他杀气腾腾的,现在谁和他去打球算谁倒霉。

替那群可怜虫悲哀了几秒钟,聂元龙想起自己还有正事要办的时候,看了一下腕上的劳力土,发现已经快一点了,当下决定先去睡个午觉再说吧。

应可容现在正在大口大口地嚼着从同学那里抢来的面包,三口两口吃完,虽然腹中仍是饥饿,但是一想到适才撞到的那个大财神,便顿觉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啃完面包应可容抹抹嘴,今天下午第一节课是国文,是那个平时一本正劲的老学究的课。这老学究是他们的班主任,最为势利,没本事去特级班教书,对他们普通班的学生苛刻的要死。也不想想,虽然他们是普通班的学生,但学费也是交得不菲的,这贵族学校什么费用都贵得惊人。

要不是父母非逼着她来这学校,打死她都不来。别的不说,光是餐厅里一盘青菜都要比外头贵十倍。但是她的暴发户父母却说这是放长线掉大鱼,KAO,她才不要钓金龟呢,她应可容是自力更生,女儿当自强嘛。

才踏进教室,便有一干男生女生向她涌过来。她喜上眉梢,哈哈,今天是开学,生意来了。

“慢慢来慢慢来,别急别急。”应可容打开她的宝贝记录本,最新消息还没整理好,最新行情要等回去上网慢慢更新:“你们一个个说,我先登记一下。”

“应可容,我想知道新来的学妹高一(2)班的李芳茗全部情报。你帮我查一下。”

“记下了,收费两百。”

“应可容,我想约张巧儿出去看电影,她回绝了。你帮我约,要成了,我给你500元。”

“张巧儿啊,她可是特级班的千金,回家都有佣人接送的,看得紧,你出800我就给你约。”

“成。”

她正埋头登得起劲,忽然听到一群七嘴八舌的争吵声:“应可容,帮我约那个新来的转校生。要成功了,我出1000

“应可容帮我约,我出1200。”

“我出1500。”

应可容愣了一下:“啊,你们是说的聂元龙吧。成成,价高者得啊。我先记.下。”

突然前面冒出一个低沉的声音:“丫头你好象忘了我们的约定了。”

她抬起头,不由吃惊的张大嘴,很不能适应今天才撞上的大帅哥的阳光笑容又出现在她眼前。

教室里已经是尖叫声一片。

“是聂元龙耶,哇,他居然到我们教室来了。”

“真的哦,是真的人哦!”

废话,应可容没好气,难道还有假的人。

收好本本,看到聂大帅哥正被一群花痴女生象看国宝一样围着观赏着,有的甚至已伸出手准备大吃豆腐。

她叹口气,准备上前来个女英雄救帅哥,刚走到人堆就被挤了出来。

“聂同学,你不是在特级班的吗?怎么到我们这来了?”人家上这来关你什么事?

“你是不是专门来找我的?”找你个大头鬼。

“聂同学,我叫婷婷哦。婷婷玉立的婷。”

婷个头,恶不恶心啊。

应可容忍无可忍,奇怪,平时倒不觉得这些花痴兼想爬高枝的同学有什么不对,今天觉得她们简直是太丢人了。

再瞄了一眼聂元龙,后者却不急不躁,还是满脸堆笑着颇有耐心地回答着每个女生的问题。

敢情他正围在花堆里乐得逍遥呢。

气得应可容冲进人堆一把把聂元龙揪出来,大吼:“喂,你到这里来干嘛?我不是说晚上才有资料给你嘛!”

聂元龙还未及回答,就听见一阵铃声传来。

“上课了。”众学生轰然而散,盛天虽然对学生恋爱做生意等种种行为并不加以阻止,但要在课堂之上还堂而皇之地让老师看到,就是对老师不敬,就是和校规叫板,就是要挨罚的了。

应可容便不再管聂大帅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发觉聂元龙居然还没走,瞪大眼看他准备干嘛。这时,戴着副老花镜的国文老师胳臂下夹着一堆书神色凝重的走进来了。

“你们这班的学生就是不听话,吵吵吵。刚走到门口外便听到里面象唱戏一样。”老学究伸手扶了扶镜架,其实这并不表示他看到了刚才那幕,这不过是他的口头禅而已。

全班噤若蝉声,他一眼瞄到站在讲台旁的聂元龙,大为惊讶:“你是哪来的学生?”

“老师好。”聂元龙一脸标准乖学生样,恭恭敬敬弯腰鞠了个躬,然后自我介绍:“我是新来的转校生。”

“啊,你就是那个要求从特级班调到我班的聂同学吧。”老学究恍然,然后一向板着的脸突然堆满笑容,对聂元龙客气得不得了:“欢迎欢迎。”而后面对大家热情洋溢:“同学们热烈欢迎聂同学到我们班来读书。”

教室里立马掌声雷动,女生更是爆发出一阵阵尖叫声。

应可容目瞪口呆,他今天上午才转学过来,怎么会突然到他们班级了。

估计他们的班主任也有此疑问,他正哈着腰满脸堆笑,作谦恭状:“聂公子,你能到我们班就读真是莫大荣幸。只是我不知道你来得这么快,还没给你安排好座次。”

他实在是想不出应该安排聂元龙坐在哪里,只恨教室里没有包厢专座之类的。

“没关系,我就……”聂元龙转过身,手指不经意地往应可容身边一指:“我就坐那边好了。”

教室里又冒出一阵女生的吸凉气的声音,所有女生皆向她投来又妒又羡的目光。

“你,你,你!”应可容从位子上跳出来,张口结舌:“我旁边已经有别的同学。”而且她是坐第一排的,以聂元龙这样的竹竿身高居然也坐到第一排,后面的同学怎么看黑板!

“没关系,没关系。你旁边的同学可以挪位。”这对老学究来说当然不是问题,几分钟之后就让那同学坐到最后一排去了。

“聂公子,请吧。应同学你把聂公子那张桌子好好擦干净点。”

“我凭什么要……”话还未讲完,便接触到老班投来的凛冽的目光,只能把话咽回肚中,乖乖掏出抹布把桌子抹干净。

聂元龙脸上始终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再向老学究弯腰鞠了一躬:“谢谢老师。对了,老师请直接叫我聂元龙或者聂同学好了。”便拿着课本向应可容旁边位子上坐下去。

老学究激动的手都发抖,同样是贵公子,这同学可要那个不爱搭理人的贺北宇强多了。差点老泪纵横。

应可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她的新同桌,压低声音:“你怎么会到我们班来了?”

“因为这班的国文老师教得国文好呀。”聂元龙答得理所当然。

国文老师激动的晕了过去。

“其实是为了找你来的。”聂元龙靠近她,也压低声音:“我来看看我妹妹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你也太心急了吧。才过了一个多小时耶。”应可容想她要有这样的哥哥迟早要发疯。把妹妹也看得太紧了吧。

“这种事当然要快马加鞭。”依贺北宇和茵茵那两个人的性子要没个人在旁边添把柴加把火,估计要磨一辈子还没个结果。

应可容瞪了他一眼:“你真比我更适合当媒婆。”

聂元龙不答,拿起书本端坐:“上课了,上完课后只要在学校里你到哪我到哪。”

应可容再次瞪大眼,后者慢条斯理的回答:“我要监督你是否尽心帮我妹妹挑男友。”其实主要是这个女孩对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不过这点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我呸,我上厕所你也跟着啊。”应可容怒目而视。

“你上厕所总要出来的吧。除非你便秘。”说这话的时候聂元龙依旧笑得极阳光。

怎么会这样!

望着他帅气脸庞上飞扬的那抹灿烂笑颜,应可容感觉到背脊上的寒毛一根根的直竖起来,为什幺她会有种不祥的预感?好象无法摆脱这缠人的家伙了。

此时老班已经醒了从地上爬起,开始上课。

应可容只能收敛怒气,脸上装着认真听讲的样子,以防被老班轰出去。

于是在众人的眼里只见两人面露微笑,相谈甚欢。

应可容只能大呼倒霉,真有点后悔捡了这桩生意,本以为撞着了个财神菩萨,没想到是个万粘剂。从来都只有她跟踪别人,打探别人隐私的份,可能是这种事做多了,上天要惩罚她,居然也让人缠上了。

只能叹一声命苦。

而且身后还传来众女生万道怨毒的目光,让她坐在位子上如针芒刺骨。

再叹一声命苦。

然后把这趟课熬到下课铃响为止。

下课后,聂元龙果然如影相随,结果应可容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一堆女生的尖叫声和抽冷气的声音。

忍无可忍,她怒气冲冲地把大帅哥拽到教室门口走廊处,逼问他::“你到底要干嘛呀!”

“不干嘛呀。”聂元龙笑得阳光灿烂:“应同学你真是很奇怪呀。我成为你同桌你应该高兴才是呀,我这不是给你一个充分了解我的机会嘛。”

“可是我现在快变成学校女生的公敌了!如果她们每个人看向我的目光都是一支箭的话,我快成箭猪了!”她很愤怒,非常之愤怒,极度之愤怒。

“别急别急,你现在身上不是没箭吗?不会成箭猪的,最多是猪而已。”他好意安慰,然后遭到夺命无影腿的袭击,他一偏身,躲开了。

“哼!”应可容冲他张牙舞爪:“你是不是哪个同行派来的,这样还叫我怎么做生意呀!”突然想起:“对了,你应当赔我的损失!”

聂元龙为之喷饭:“你还没损失呢吧?”

“快损失了!”

聂元龙摇摇头,这个小财迷!他耸耸肩:“这样吧,在给我妹妹挑到合适的男生前,你按天计费,按一天500元计。一星期结次帐。不过,”他顿了一下:“你可不能给我拖时间,我心里有数的,解释权在我,我随时可以要求终止。明白了吧。”

“明白了明白了。”一腔怒气化为乌有,只要有钱赚就好。应可容忙不迭地点头。

“好了,我们去上课吧。”说罢便拉起她的手往教室走。

“可是,你特级班的课不上啦!”迷迷糊糊跟着他走,应可容才想起特级班的课程与他们普通班的是不同的。

“没事,家里面有专门的家庭老师。可以回家补。”进这学校只是游戏而已,象贺北宇也是,只因为他们在家里没别的学生,为了感受一下学校的氛围,才特地到这学校来的。他们父母也不指望他们能在这里学到什么东西。

有钱人家的孩子真是不一样啊,应可容感叹着,还没等她感叹完,又听到周围传来更猛烈的惊呼声。

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居然被聂大帅哥牢牢握在手里。惨了!应可容悲哀地想,这下回家路上都得做好防范措施,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绝对爱情魔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