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ONE OF US加入书架

1ONE OF US

平安夜。小雪,煮一杯咖啡就能将雪融化。

我与纽遥一起坐在红杉咖啡。窗外是长长的芙蓉路,一如往常的灯光明长,错错落落的小雪粒将桔黄色的夜空裁剪得细密。还有很多车辆或行人穿行在路上,他们并不知道这是平安夜,或许知道了也并不在意--西方的节日,只有将浪漫看得比生计重的情侣才会扎堆地向酒吧或咖啡厅里云集。

红杉咖啡比平日里更加热闹,侍应生清一色的戴着圣诞帽,向每一桌客人微笑,介绍圣诞节特餐。

我们叫了火鸡套餐,还有一打科罗娜。

我们拿瓶相碰,相互祝福。我与纽遥倒没有将浪漫看得比生计重,但是我们都是单身,一切的节日都会衬托得我们倍显孤单,不想形影相吊,便一并出来喝酒把欢。

我说:"祝你明年的平安夜有心爱的男人相伴。"

她说:"祝你明年的平安夜能枕着粉红色的钞票入眠。"

单身女人的要求就是这么简单,不是爱人就是金钱。

"我都记不清和女朋友一起渡过了多少个平安夜了!"纽遥笑了起来,笑容酸涩。

她的恋人远在千里之外的一个偏远小城长治,而我,正狼狈涉足一场婚外恋。

"你最近在想什么?"

我不假思索地说:"钱!!我发现一个可以阻挡寂寞的好方法--饱暖思淫欲,所以将所有的钱花光,让自己不得不考虑怎么样多赚钱,这样就顾不上去顾影自怜,感怀爱情感怀身世。"

她笑起来,长长的头发柔软地贴在肩头:"十二点时你会许什么愿?"

"我会请上天保佑我能控制自己的心和钱包,让它们只向女朋友们和自己打开,不为任何男人打开,这样就不会受伤害。"说这话的时候,我忍不住偷笑,花男人钱的女人一向是被我所看轻的,但是这话的理论听起来仿佛便是打扮得像芭比娃娃一样的女人心安理得地宣言:我最讨厌男人不为我花钱。

纽遥叹气:"我会请圣诞老人保佑我明天中五百万的彩票,这样我就可以安置好妈妈,自己无牵无挂地去长治,与大路结婚生子。"

"你现在快成了结婚狂,张口闭口就是结婚。"我取笑她。

"等你到二十七岁还没找到一生的归宿时,你再来笑话我。"她冲我瞪眼。

二十七岁,的确是个尴尬的年龄,青春像一只向拐角疾逃的狗,急匆匆地转进拐角,还有一截尾巴不甘心地甩在外面。

咖啡厅里的歌手唱着应景的歌曲——最怕那些耳熟能详的应景歌曲,除了婚礼进行曲不让我心烦以外,那些《生日歌》《欢乐颂》《新年到》等不同语种的应景歌都会让我近乎抓狂——这只弦律有些印象,仔细听歌词,却让我和纽遥同时拍起手来。

歌手在拿圣诞老人开涮,将Joan . Osbrone的《One Of Us》翻译成了中文,并将歌曲里的"上帝"一词全换成了"圣诞老人"--

假如圣诞老人有名字,会是个什么样

而你又会不会当面称呼他

当面对他所有的荣耀光芒

你会问他什么

若你只有一个问题在心上

假如圣诞老人有张脸,会长得什么模样

而你是否愿意去看

若所见的就是你必须去相信

天堂,上帝,圣徒

和所有先知的真相

假如圣诞老人是我们中的一员

只是我们中的一个俗人

只是巴士上的一个陌生人

赶在回家的路上,独自回天堂

无人电话诉衷肠

除了罗马教皇

"Nobody calling on phone , except for the Pope maybe in Rome。"纽遥不禁跟着音乐哼唱起来,听她娇柔的声线,忽然有种无能为力的寂寞感扑天盖地地将我们笼罩。

"她一定也是个寂寞的女人,才会将一首嘲讽慵懒的歌曲唱得这么感伤。"我看着歌手浓密的长发,看不清她的表情,想必是与我们一般的落寞。歌者唱完歌后,向拍掌的众人甩了个飞吻,然后径直走到角落的一桌,和那桌的小女孩有说有笑起来。我正准备让纽遥去看这奇怪的一幕,却听到纽遥说:"幸好你没有指责她没有表达出来Osborne的感觉。"

Osborne是我喜欢的女歌手。她的音乐自然是无懈可击,但是我更欣赏她的姿态——没有几个女歌手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将上帝从神台上拉下来,用凡人才有的词汇来调侃;没有几个女歌手会全心投入社会活动,而她做为妇女堕胎权的热情支持者,甚至自告奋勇前去给一个纽约堕胎诊所站岗;没有几个女歌手,会在男权社会声音洪亮地告诉女人们,女人应该视野开阔,在热衷于减肥食品和挑选动人服饰之外也应该关注着其他社会问题……不知道她在写这首歌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不知道她面对爱情时,是不是会像所有的女人一样?不知道她低唱无人电话诉衷肠时,是不是像咖啡厅这个奇怪的女歌手一样,会从嗓子里拧出一大把寂寥?

看对面的纽遥,她也和我一样的怔怔,像独自在家里的猫,没有主人,没有猎物,两只眼睛只有无聊地微眯,姿态乖驯。

"你支持堕胎吗?"我问。

纽遥怔了一下,奇怪地看着我:"这个自然!如果遇上了这样的事情,而条件又不允许我们将孩子生下,不堕胎还能怎样?"

她卟哧一笑:"真是神经,平安夜什么不好说,说起这样血淋淋的事情来。"

纽遥长得柔弱娇小,看上去循规蹈矩,乖巧安份。但是这样的人却常常会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两年前她开始网恋,扎实稳打,堕入爱河。然后只身赴约,不远千里地去长治看网上恋人。

等她回到长沙时,不理会我一脸的冷漠,笑眯眯地从包里拿出几瓶醋,说是山西特产,常喝可以美容。

"先说说这个男人!"

"他叫大路,身高一米八零,学历不高,家庭条件尚可,未婚,二十五岁。优点是他够高--乔米,我真被南方小男人们烦死了,我喜欢高高壮壮的男人,他的怀抱让我感觉自己像一只找到栖处的小鸟。而且他够单纯。"她将嘴贴近我的耳朵,小声说:"我是他第一个女朋友,在遇上我之前,他还是处男!"

我嘴里的咖啡全喷了出来,笑到肚痛。这个时候我才对我的朋友刮目相看,她平时将自己的感情保护得水滴不漏,却出手不凡--这年头,找个处男真是比登天还难。

"我担心你会吃亏,看样子吃亏的是他。"我们笑成一团。

笑后她的脸色便开始黯淡:"缺点是他没有什么学识,而且不肯长大。"

大路的家庭条件在长治似乎还不错,高中念完之后没考取大学,便被家人安置在一个挂靠政府的公司里做司机。其实学历高低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他胸无大志,而且对现状非常满意,丝毫不考虑未来。

"你玩真的?"

当一个女人开始衡量男人的生存条件时,她势必已经做好了将自己的幸福押在他身上的准备。所以纽遥的话让我吓了一跳。

"是的,我打算嫁给他。"她小小的脸紧绷着,仿佛随时为保护她与大路的爱情出击。

"伯母怎么说?"

"她说,如果我嫁大路,她就跳窗。"

我又笑,感觉是现代《西厢记》在上演。只可惜大路没有做张生的本钱。

"我妈怀疑我放弃在长沙的工作,将自己的未来押在他身上是不是保险。我妈说他是古书里提笼架鸟不学无术的公子哥,现在家里有本钱,所以天天快活似神仙,一旦坐吃山空,一定会将所有的责任向女人身上推,那个时候吃苦的就是我。"

姜是老的辣,伯母过来人,早明白生活与爱情是两回事,爱的时候可以有情饮水足,过起日子来,却是要毫厘算尽,锱铢必争。

"你怎么想?"

"我希望和他在长治过几年神仙日子,到感情没有时,我再回到长沙,或者别的城市,重新开始我的事业。而且,大路现在也在学习,学平面设计。"

我冷笑,这女人,在社会上碰壁并不多,所以二十六七岁了还像刚出学校的大学生一样想法简单。过几年神仙日子,再出山打拼,这种想法当南柯一梦倒还可以,但是生活哪儿能那么随心所欲。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永远无法和二十岁的小丫头们抢饭吃,何况纽遥除了认真勤力外,并无别的优点或特长。

"我会好好劝劝我妈,等她答应我不跳窗,我立即去长治与大路结婚。"

我骇然,无话可说。

她反而安慰我:"没事儿,不合适可以再离,我不想因为害怕就将这桩感情放弃,要不然,我这一生就算过得再安逸,想起大路,我还是会不开心,会怀疑自己如果去了长治,是不是会更幸福。"

"他是那么那么地爱我,我如果总考虑自己,是不是太自私……"她刚放下酒瓶,又开始讲大路。

我略有些不耐烦地说:"纽遥,你有没有发现,你快成了祥林嫂了,每次的开头都是他是那么那么地爱我。"

她无奈地笑,找酒瓶拉我碰酒。

酒瓶碰得叮当响,我冷言嘲讽:"你是要与他分手吗?"

"为什么要?"她看我,眼睛瞪得滚圆。

"他是要与你分手吗?"

"他敢!"

"那不就得了,祥林嫂哭我还会同情,至少她失去了儿子阿毛,你天天絮絮叨叨只让我心烦,你又没有失去他,你天天痛苦什么?"

"可是,我妈妈不同意我们结婚,我现在天天拖着他,又不能保证一定能给他未来。"

这个世界真是变化快,前几年的文艺片里,还是男人信誓旦旦地许诺女人:"相信我,我会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女人只用满怀甜蜜和感激地看着男人,点头说:"嗯!"

可是现在,纽遥的痛苦来自于她不能肯定能不能给她的男人一个未来。

"大路的家人又给他介绍女朋友了,长治那个地方,二十五岁结婚就是晚婚。他逼我,说如果我今年再不过去与他结婚,他就会和别的女人谈恋爱。"她自己灌自己酒。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陪她喝酒。

"我骗他,说今年一定过去,不管我妈跳窗还是吃安眠药。但是,我知道我做不到。"她痛苦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这些话我早就背了下来,从纽遥我才知道,爱情中的女人原来有着留声机的功效,一将唱针放上,马上播出重复的声音,而且自己毫无知觉,每一次都像第一次倾诉一样,声情并茂,声泪俱下。我听得厌烦,眼睛向咖啡厅里四处顾盼。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享受每一天,骗得一天是一天。"我胡诌。

"那岂不是害了他?"

"别将自己扮得像圣母玛丽亚,这年头,想害一个人哪儿就能那么容易?你害不了他,现在骗他也不过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叫你们相爱。"

她正在想我的话,一个男人出现在她的身边,他礼貌地笑:"请问,可不可以坐在你们旁边?"

服务小姐已经将椅子拿了过来,不问我们是否愿意就加在我们桌边。

"很高兴认识你们。"他说。

我和纽遥愕然。

"我是这儿的经理,方哲。"

我与纽遥交换眼神,然后像看圣诞老人一样看着他,猜想他会不会请我们大吃一顿,而且免单。

他是一个长得顺眼的男人,穿深蓝色西服,扎浅灰色领带,人近中年,身体越有些发福的倾向,但是好在气质成熟儒雅,反而多了些稳定感,很有让女人想为他打开心打开钱包的冲动,仿佛知道就算将自己的全有赔上,也不过是买绩优股,只有得赚,没有亏的危险。

"拿包中华!"他看我面前只余一根烟的中华烟盒,吩咐服务小姐。

"为什么喜欢中华?"他问我。

"因为它贵,我无钱买多,便可有节制的吸烟。"

方哲哑然失笑。

纽遥去卫生间,我和方哲闲聊。

"你对每个女顾客都这么热情?"

"因人而宜。"

"我们有什么优点?"

"因为你们来得多,我查过拥有VIP卡客人的账单记录,一个月至少有十几张签名乔米的账单,我替你算过,每个月你送到红杉咖啡厅的钱基本上都有近千。"

这回轮到我哑然,原来圣诞老人也是花钱请来的,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晚餐。

"看在我平时贡献的钞票上,这顿饭似乎应该你请客。"我不和他客气。无商不奸,他平时赚我的钱已经够多,我没有理由脸薄手软。

他笑,挥手叫来小姐,在账单上签他的名字。

小姐走后,我乐不可支,连声夸方哲像圣诞老人,素性将赖皮进行到底,厚颜无耻地问他会不会送我们圣诞礼物。

方哲微笑着抬脸看我,问我想要什么圣诞礼物。看他认真了,我不好意思起来,忙乱说:"要个帅哥,洗洗干净,扎个蝴蝶结放进礼盒里,送到我家门口!"

"那我报名!"他笑。

我上下打量着他,皱眉摇头:"我家里没有能装下你的袜子,等我去商场买到了足够大的袜子,我再通知你。"

纽遥从洗手间回来,狐疑地盯着我们:“你们在调情吗?”

我和方哲同时说:“哪有!”听着对方的声音,我和他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纽遥没理会,只是问我现在几点。

“快十二点。”

"乔米,手机借我,我打个电话祝他平安夜快乐!"

她的手机已经欠费,我的也好不到哪儿去,已经收到手机公司的短消息提示:尊敬的客户,您的手机话费余额不足50元,请及时续缴话费。

鱼与熊掌向来有仇,吃了火鸡套餐,便不能交足手机费,生活就是这样现实,没有浪漫可言。

她满面甜蜜的离位去打电话,落地窗边一棵巨大的绿色植物将小小的她近乎遮蔽,有一瞬间,窗外烟花四起,我仿佛看到了她的脸在玻璃窗上的倒影,她正在笑,从来没有过的明艳。

方哲与我告别,转而应酬其它桌的客人,我又想到那个奇怪的歌者,再向那个角落看去,已经空留一张放着玫瑰花的咖啡桌。在咖啡厅里热闹的音乐和人声里,那张桌子寂寥得近乎凝固,我怀疑刚刚是否真的有看到小女孩,还有长头发的女歌者。

出咖啡厅时,外面正在飘雪,抬头看,雪被路灯印成桔黄色的粉尘,没头没脑地向地上钻。

忽然想起上学时,一觉醒来看窗外成了白茫茫的世界高兴得欢呼雀跃的自己,不过三五年,仿佛一个世纪。现在,除了漫天掉钞票能让我雀跃,我想不出别的可以高兴的事情。

三五年,听起来多么的漫长,多么的难忍,但是,走过了,才发现,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三五年,不算长,却足够我忘却那个曾让我刻骨铭心,哭得嘶哑掉喉咙的男人。

三五年,不算短,却让我明白,曾经沧海难为水只是神话故事,时间和空间足已让脆弱的胸膛里长出一颗橡皮心。

帮我忘记的是时间还是空间?我木木地站在原处,努力回忆那张使我毅然放弃安逸的家庭,远赴他乡的男人的脸,可是,想到的只能是形态各异的泰迪熊还有白茫茫似雪的一片怆然。

"你还有多少钱?"纽遥问。

"现金只有四百多元!"我回过神,掏钱包给她看。

"给我拿四百吧!"她有些不好意思。

"去山西找大路?"

"是的,七百元,坐火车应该够了。我想向单位请病假,去长治和他一起迎来新年。"

"从长沙到山西,你坐火车去?"想到要坐几十个小时的火车,我就像触电的猫一样毛都炸开了,而她居然还能两眼甜蜜得滴糖。

"还没有开薪,哪儿有钱坐飞机?"

"让他掏机票钱!"

纽遥拉住我的手:"乔米,刚刚我几乎要哭了。你知道他在电话里说什么吗?他说他的平安夜的愿望就是能很快看见我。他还像孩子一样兴奋地告诉我,他还有二千元钱呢。"她发现我嘴角还没来得扩散的不屑的笑容,忙补充:"二千元,只是我们月薪的三分之一,却是他的一年的积蓄。你想想,有个男人要为我将一年的积蓄都花光,这样的邀请,是你会不会去?"

我叹气,将四百元放在她手里。这样的邀请是很难能可贵,但是我并不为之感动,我所感怀的是纽遥是真的爱他,所以他的一丁点儿的付出在她看来都比天还要大。

大路这种男人,我不但不会发生兴趣,而且连听到好朋友讲他们的爱情都会索然——我与大路通过一次电话,我在电话里调笑,说大路,你让纽遥为伊消得人憔悴。话还没有落音,纽遥已在一旁小声提醒我,说大路听不懂,而大路果然茫然地在电话那头问:你说什么?

纽遥给我讲过一个有关大路的笑话,说她一天在QQ里给他发消息感叹时光飞逝,她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大路却莫名其妙地回了一句:"你结过婚吗?"她奇怪,便追问他为何会这样突发奇想,大路不无委屈地说:"不是你自己刚才说的嘛,那个死的人像你的丈夫,白天看着像,夜晚看着也像。"

我几乎喷饭,从此以后只要在书上看到这句话,都会不顾场合的失声大笑。

无法想像会和背不出十首唐诗宋词十部文艺大片十本经典好书十种咖啡名称的男人恋爱,恋爱本来就是要谈的,两个人坐在一起,一个眉飞色舞天南海北地讲,一个却只会索然无味地打呵欠或者问你倒底在说些什么,这种恋爱像是对牛弹琴,不折磨死也会将人逼疯。

可是纽遥爱他,她说,她就是爱上了他的简单,心像没有开发过的西部一样干净清新。

我不想和她争辨。一个出色的男人靠一个女人是培养不出的,就像无法一个人去开发大西北。她这样的后果要么是在开发过程过丧失了自己,要么就是为另一个女人完成义务教育。

我哼梅艳芳的歌:

女人,我亲爱的姐妹们,

你经过千山万水之后,

得到了怎样的男人?

辛苦了女人,疗伤是你的本能,

与其在回忆之中心疼

还不如早一些清除伤痕

下辈子别再做女人,

我们这一生苦得很,

别为了一个吻,

你也肯,去爱上某一个负心人,

下辈子别再做女人,

快乐的时间少得很,

在爱情中打滚,

谁是你最后的爱人。

熟悉的歌曲总能叫醒沉睡的记忆。我被自己的声音弄得怅然起来。

这首歌是我上大学时最喜欢的歌曲,这个,和心境有关,和爱的男人有关。

苦恋四年,原以为伤筋动骨的情节一生都不会忘记,可是,现在想起来,只记得,那个男人叫卫真,他送给我五只泰迪熊,他与我在一起四年,但是从来不肯对我说"我爱你"。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绝不堕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