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加入书架

[1]

伊子清在埋头整理物理笔记的时候被一个小小的东西轻轻的打中了胳膊,捡起打开来看是一张小小的纸条。回过头去,就看见凌卡卡微笑着,露出2颗小虎牙,眼睛眯眯着,像是被阳光晃的,有那么一点点,春天的蔷薇花那么纯真样子。

粉红色有着卡通小猫的纸条上,微微楷体的字工整写着,“伊子清同学,我跟你同桌吧,好么?”小心试探的语气。

“为什么?”

“你不能总是一个人嘛,我想试着做你的朋友。”

一个人久了,就没想过会有一天,身边的位置坐着另外一个人。2个人坐在一起,关系会近一点,再近一点。别人听到她们2个人的名字时,会一副很知情的样子说,“她们是同桌啊。”

低下头,猛然发现已经冬天了呢。

她离开家离开林川已经两年了,她记得杨微的话没有再回去。

有时候林川会来看望她,每次带来的东西都不一样。或者是一个很漂亮,眼睛很大的小布娃娃,或者是白色裙底裹着蕾丝的LOLITA睡裙,再或者,是一些带着日文标识的精美糖果。她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林川出差时候买回来的。至于每月的生活费,伊子清都不用去查,因为她的银行卡不管怎么花永远都不会有低于4位数字的时候。

两个人见面,伊子清还是往日的样子微微淡定的脸,时间已经把她最锋利的特质一点一点显现出来。倒是林川看着她有点说不清的尴尬,他想起两年前,因为他的那句话他看到了她挣开他逃脱,大声哭泣的脸。

不过,连时间都催化的人的脸,那些不经意的话语或许可以淡忘了吧。

他们 之间最多的就是沉默,头脑却各自思考着。这么多年,伊子清想的最多的是,她拼命的学习等她长大后一定要回报林川的。

而这之前的2年初中生活,几乎真的是自己在一个空虚的世界里走过来的。

慢慢地,伊子清回头看了一眼凌卡卡无辜的眼神,默默地点下头。

凌卡卡,凌卡卡,记住她的名字了。

下课的时候,凌卡卡跑到伊子清的面前,摆了摆手,示意“我们走吧”。

老师很轻松的答应了,伊子清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一声不吭的站在凌卡卡的边上,她看凌卡卡手舞足蹈又认真的样子,觉得这个女孩子还是很可爱的。

看到老师被说到心服,微笑着点头,凌卡卡转身拉了拉她兴奋的小声说,“可以走拉,搞定”。接着偷偷摆了一个“V”的手势。

于是,伊子清与凌卡卡就这么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同桌。

就在一前一后转身进班级的时候,出了一点点意外。凌卡卡跟一个正要出来的女生撞了满怀,更倒霉的是那女生手里拿着水杯,一瞬间带着温度的白水扬了上去,又迅速的落下来,很匀称的洒到了2个人的身上,连身后的伊子清也渐到了一点,同时听见了凌卡卡小声的说了句,“糟糕了”。

果然是很糟糕,那个女生一副面目扭曲的模样,一出声音教室里一下子就安静了。

“凌卡卡,你怎么回事,眼睛呢?”皱起眉,边用手理了理头发,但还是湿哒哒的。

“对不起啊。”低下头,刘海儿上的水滴流了下来,有一滴掉在了脸上。

“你还真是,一句对不起就完了?你看看我身上的水啊。”依然像别人欠了她八百块钱一样的表情,絮絮叨叨的没完没了。

伊子清看了眼凌卡卡,她还是低着头,看不出脸上的任何表情,嘴唇微微白色。

不会是吓的吧?

也没多想什么,伊子清把凌卡卡往自己的身后拉了拉。

“至于么,不是说了对不起么。”轻描淡写的语气,目光直直的冲出去。

女生完全没想到中间会突然插进了一个人,还是伊子清。继而从惊讶到轻笑,“哟,是你,你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么,跟你有什么关系。”

“让开。”拉着凌卡卡的袖子,准备走,凌卡卡跟在后面很木衲。

“等下,想过去可以,但是你也要给我道歉。”

“凭什么?”真是莫名其妙啊,不想多说话,伊子清推开她面前的障碍物,却一下子被女生狠狠的拉了回来。

班级有了小声响,有几个个别的女生捂着嘴巴在议论着什么,男生是靠着椅子看热闹的架势。

“你以为你是谁,了不起啊。”

“啪”的一声,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怎么回事的时候,伊子清就一巴掌打了下去。然后女生傻了,手里的杯子“咣当”掉在了地上。

转头说了句,“走吧。”对方却没了声响,再转头看过去,才发现凌卡卡哭了。

这件事很奇怪,就这么不了了之。连凌卡卡都觉得奇怪,以胡月月的性格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她竟然都没跑去告诉老师。

伊子清听她这么讲,好像对胡月月有那么一点点印象。每天一到下课时间挪动椅子的声音大的刺耳的人就是她啊,性格好像也很泼辣。

而凌卡卡的好奇心就像小老鼠一样一点一点侵蚀着自己的食物,是关于伊子清的。她太冷太另类了,班上的女生们几乎都不喜欢这个怪言怪行的女孩于是相互排斥,重要的一点是,她也过于优秀,同时吸引了那么多女生都求之却不得的男生们。不过凌卡卡很确定的说,自己绝对不是嫉妒,只是羡慕。对,就是羡慕罢了。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假若夏天不再纯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