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加入书架

楔子

你喜欢安静的凝望着,可以用画笔描绘出最美丽的温柔。

你不忘却自我的,每天在一些女孩子仰慕的眼中微笑的行走。

你总一脸懵懂的微笑,梦想自己变为橘色玫瑰花,接着嘟起嘴巴。

我坐在地上不做声,抬起下巴看着天空中的鸟儿仓促的飞到看不见的尽头。

我们的生命结合,在那年夏天演绎着美好不曾遗失过。

那年的伊子清初中三年级,有一头天生的卷发,柔软光泽,长长的垂到胸下,洗完后更是卷的惊心动魄。凌卡卡就总是一脸艳羡的目光,再不时用手揉一揉,晃荡着脑袋说,子清啊,你头发要开出玫瑰花啦。这时候伊子清就会很无奈的表情,用手指轻轻的点点她的小脑门儿,你是花痴吧?然后2个人就会捂着嘴笑成一团,其实不怪凌卡卡那么说,那头卷发确实是任何发型师也做不出的效果。

在这个全省有名的翰林学校,很少有人不知道初中部三年十二班一个名叫伊子清的女生。该怎么说,总是朦胧中带着清纯的像白色百合一样游走在校园里,眉宇间很秀气,偏偏性格冷的跟西门吹雪一样。也有一股劲死死纠缠到底的男生千方百计的讨好,只是她视而不见,很潇洒的一笑而过。

伊子清什么都知道,她知道他们爱的,都只是她的表相,如果她现在一下子被毁容了,那些追求的无聊男士该一下子消失无影踪了吧。

她对爱情,恐惧到没办法去把握什么。

伊子清也是在那年认识了凌卡卡,凌卡卡是初三分班后的新一班的,她的同学。

其实早在凌卡卡转来之前就已经抱着巨大的好奇心观察过伊子清,虽然这么做有点像小偷的感觉,但是凌卡卡同学的性格就是这么大而化之的,再加上她真的觉得,从来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生,还这么特别。

凌卡卡害羞的提起的时候,伊子清就自嘲的笑,笑得心里冰凉,自问,有多特别呢?

她不知道每天在做些什么,在想什么。可能除了身处于花季,和升高中关键的一年和别人一样学习外,真像卡卡说的那样,太独立。而同时,卡卡也不会知道,她有一个小秘密,不能言说出来的秘密。从九岁那年起,她就和别人不一样,跟别人存在着差距。

自以为,其实是个很有感情的人,虽然极端敏感。只是在回忆起以前的时候,把自己心灵深处的悲伤藏了又藏。伊子清把那叫做自我保护。

以前,她现在才多大呢,就这么轻易的可以说起以前两个字。

每个人身上都一定会有故事的,不管是波澜壮阔,还是隐藏在角落里平淡到快缄默掉的。她看着班级上的女生们为了某个某个男生每天都善变的脸,去目睹女生和女生之间勾心斗角的生活,清楚老师表面道貌岸然的在课堂上说教,而私下却接受一个又一个学生家长的贿赂。

这个世界虚伪的,看着都那么累。

没有认识卡卡那时候的伊子清,每天在班级教室最前面的一桌,靠着教室窗户的一角,很少说话很少笑,自己沉浸在自己的空间,也都会在心里默默的希望,就这样继续静悄悄的生活下去吧。

那年伊子清15岁,早熟,成绩优异得让所有人嫉妒。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假若夏天不再纯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