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妖孽凶猛加入书架

第一章 妖孽凶猛

【密语】越越,我们视频吧。

轻歌水越的手一抖,本来想昏睡对方的,结果按错键,变成了加血。敌对的逍遥趁机冲到她面前,一招风影留香将她拍死。

公子扶苏立刻出现在他们面前,先将那个逍遥睡住,然后复活倒在冰上的轻歌水越。一朵美丽的白色水晶莲花在冰上开放,立刻冲淡了这里浓烈的杀气。

轻歌水越点击“接受复活”翻身跳起来。

两大暴医一起出招,将敌人干掉,然后就站在那儿用密语私聊。

【密语】越越,我们视频吧。认识这么久,也该见个面了,好吗?

轻歌水越看着那行字,只觉得双颊滚烫,心里有些兴奋,又有些忐忑。

很多时候,在游戏里热热闹闹恋爱结婚的一对有情人,真见到对方的面目往往会很失望。原本热辣辣的感情也立刻降至冰点,马上在游戏里离婚分手,理智的就变成陌路人,不理智的会刷世界破口大骂,甚至互相约了朋友大打一场,从此成为仇人。正因为网络感情太多是见光死,后果堪忧,所以她很犹豫。

她与公子扶苏他们混在一起玩也有很长时间了,比一笑红尘与公子连城在一起的时间要多得多,可那一对已经在现实里结了婚,修成正果,他俩却连对方的真人也没见过。公子无忌两口子一提起来就取笑他们,公子小白夫妇则是正面鼓励的态度,一笑红尘和公子连城倒是很温和,并没有特别怂恿,但说话间也是很支持他们发展真实感情的。

公子扶苏是整个游戏很有名的医生,不只在这个区,在其他区也声名远播,追他的女孩子非常多,只是他始终没有接受任何人。自从轻歌水越见过他一招秒杀大红名英姿后,就不断向他请教如何成为一个暴医,他也耐心指点,从不敷衍,两人相处得十分融洽。

轻歌水越对公子扶苏的技术与人品都敬佩有加,本身胆子也大,常常语出惊人,半调戏半勾引,半真半假地表达自己的心意。公子扶苏似乎已经习惯了现代年轻女性的大胆,并没有正面回应过,只是对她的态度始终很温和,让人感觉他似乎待她总是与别人不同。

改变这种胶着状态的好像是一笑红尘和公子连城近似于闪婚的飞速发展。

轻歌水越有些出神,嘴角出现一缕笑容,思绪飘来荡去,全是那些与公子扶苏在一起的情景。做任务、打Boss、刷怪、打架、杀人、救人……在游戏里的每一分钟,她都很快乐。

一笑红尘在现实里结了婚,嫁去了公子连城所在的滨海城市,他的好友公子小白、公子无忌和公子扶苏肯定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而轻歌水越在首都工作,没办法去那么远,只能在游戏里参加他们的婚礼,所以也就没见过公子扶苏的真人。

她很好奇,却又不好意思问,按理说一笑红尘总有意无意把她和公子扶苏两人连在一起说,很明显是鼓励、撮合他们,可自从他们的婚礼之后,一笑红尘反而不太提这事了。轻歌水越一开始还没注意,到后来才有所察觉,心里更是七上八下,反复想过很多种可能,包括他已婚或者已经有女友、情人等,但也只敢暗中猜测,完全不敢找人打听。

她看着宽大的液晶屏,上面的色彩逼真艳丽。轻歌水越的周围全是技能闪烁的绚丽色彩,战火烧得正旺。

【密语】越越?在吗?

轻歌水越握了握拳,心里很乱,迟疑地回了一句。

【密语】那个……现在吗?

公子扶苏很高兴地发出群睡技能,将冲过来围攻他们的魔教、逍遥全部定在那儿动弹不得,然后再回复她。

【密语】等打完架吧。

轻歌水越这才松了口气,但心里隐隐的紧张依然挥之不去,也再没心思打架了。

她点击回城,再传送到金台,想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习惯性的跑到店里看了一圈,却没心思回复顾客留言,也没有查看卖出去的宝宝,更没精力把新宝宝放上货架。在店门前转了几圈,她才回过神来,索性从仓库取出才收到的新宠物蝶翼小精灵,然后就往地下城奔去。

这个地图已经被玩家们开发得差不多了,只要完成了这里的任务,就可以任意进出,不必再与门前的精英怪拼命。

轻歌水越穿着清雅秀美的紫荷凤尾裙,骑着华丽的九色鹿,身旁飞舞着可爱的蝶翼小精灵,一头钻进阴森诡异的地下城。

她穿过长长的通道,跳下高高的峭壁,在阴暗的角落里找到合适的位置,开始挂机。在她周围,有一群面目狰狞、奇形怪状的小怪,她一杖一个地敲死,打起来轻松愉快,不费药,也没有危险。

这里是带宝宝的好地方,小怪的经验喂宝宝是大补,对玩家却没半点意思,所以平时基本没人,很少有人会花费时间金钱来专门挂机带宝宝,都是打怪做任务时顺便让宝宝分点经验,只有像轻歌水越这样喜欢驯养宝宝的人才会把时间和精力耗费在这上面。

带宠物升级只能主人亲力亲为,别人不可能越俎代庖,一旦换了主人,宠物的等级就自动清零,必须由玩家自己从头带,或者花巨款买经验丹,将宝宝的等级喂上来。轻歌水越喜欢自己带宝宝,觉得这样才会和宝宝的感情深。

她设置好挂机的选项,将游戏窗口最小化,然后登录聊天软件,在好友名单里找到公子扶苏,打开与他的聊天界面,安静地等着他上来。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公子扶苏上来,在聊天界面上打字:“在吗?我来了。”

她回答:“在。”

公子扶苏马上提出视频请求,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她有些不安,磨蹭着没有点击“接受”,而是继续打字:“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他立刻回答:“我叫叶紫苏,你呢?”

见他说得那么爽快,她忐忑的心情平静了些,回复道:“我叫宋宸霜。”

他发出一个微笑的表情:“很美的名字。”

她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跟着说:“你的名字也很好听。”

他仍然微笑:“我祖父是中医,紫苏是一味中药的名字。”

她呆头呆脑地回应:“我父母是搞艺术的。”

他没给她任何时间思考,毫不迟疑地问:“那现在我们可以视频了吗?”

她果然没反应过来,本能地握着鼠标移到视频窗口的下方,接受了他发起的视频请求。

窗口里迅速出现了一个年轻的面容。他穿着淡蓝色立领丝衬衫,发型也很平常,却让她倒吸了口凉气。

这人有一双秀美清亮的丹凤眼,微挑的眼角洋溢着魅惑,配上飞扬的双眉、挺直的鼻梁、线条优美的薄唇、尖削的下巴,再加细腻如丝般的小麦色肌肤,简直完美无瑕。他随意地坐在那儿,姿态洒脱,微微含笑,神情间充满自信。

“你好。”他声音柔和,却有种震撼人心的力度,“我们终于见面了,真不容易。”

宋宸霜张口结舌:“你……你……”

叶紫苏轻笑:“不用急,慢慢说。”

宋宸霜觉得浑身无力,脑中嗡嗡作响,心中有千言万语,总结起来只有一句话:这是从哪里穿越来的妖孽啊?如果此刻有一束追光投到他身上,说他是从天上下凡来的神仙,宋宸霜也会相信。这种人居然去做律师,有没有搞错?难道在法庭上使美男计就可以战无不胜?

她越想越混乱,莫名地感到心虚,再也不敢多想,下意识地点了结束视频。

叶紫苏在聊天窗口里打下一行字:“怎么了?”

宋宸霜心慌气短,索性关了聊天软件,做缩头乌龟,潜水逃了。}

她呆呆地对着电脑屏幕坐了一会儿,这才本能地点开游戏界面,然后就看到好友信息的窗口一直在闪烁。

找她的人不少,有想买极品宠物找她谈价格的,有找她加防救人的,有请她帮忙打架的,最醒目的就是她设定排在第一和第二位的一笑红尘与公子扶苏。

一笑红尘问她:“在干吗?有时间吗?过来开会。”

公子扶苏的话就比较尖锐了,一句一句接踵而至:“怎么了?你跑什么?我有那么吓人吗?太伤自尊了。说话啊,到底怎么回事?就算是要我死,也让我死个明白。你在哪儿?我来找你。该死,别这么幼稚好不好?我真要存心找你,你跑得掉吗?就算是在游戏里删了号,我也能在现实里把你翻出来。你最好把话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怎么了?”

很显然,轻歌水越一直不回话,将一向冷静从容的扶苏公子激怒了。

停了一下,一笑红尘的信息又过来了:“你跟公子扶苏怎么了?吵架了?不会吧?你们好成那样,一起打架,一起挂机,一起杀人,一起救人,不可能说翻脸就翻脸吧?出什么事了?跟我说说。怎么了?不在吗?我给你打电话吧。”

看到最后一句,轻歌水越不能再沉默了,赶紧回话:“不用,我没事,就是想静一静,想点事。你别打电话来,更不能把我的电话告诉其他人,千万千万。”

一笑红尘意味深长地笑道:“这个其他人是指公子扶苏吧。”

轻歌水越忽然忍无可忍,愤然质问她:“他长成那样,你怎么不告诉我?别跟我说你没见过他,他跟你老公是死党,你们结婚的时候他肯定去参加了。”

一笑红尘语塞,半晌才回复:“其实,我觉得外貌并不重要。”其实这话很违心,不然她也不会一直瞒着好朋友了。

“胡扯,外貌怎么可能不重要?”轻歌水越很生气,“如果他长得丑点,我倒不计较了,可他那么妖孽,我哪里敢往他身边站?我又不是倾国倾城的美女,又不是亿万富豪的千金,又不是哪国的公主,怎么守得住这样的男人?”

一笑红尘跟她的感觉差不多,要做公子扶苏的终身伴侣,只怕是要终身战斗的吧。她已经听公子连城、公子小白、公子无忌说过好几次,追公子扶苏的人多如过江之鲫,游戏里还少一些,毕竟没见过他真人,现实里为他疯狂的女人可真不少,从资产上亿的款姐到黑社会大姐大,从妖娆明星到清纯美少女,应有尽有。

一笑红尘一直为自己的好朋友担心,轻歌水越虽然也是清秀佳人,可是与公子扶苏一比,也就算是普通人。她并不看好他们,可她老公却不让她插手,任他们自由发展,如果能成,当然是美事一桩。

看着好友长篇大论的一通抱怨,一笑红尘只能叹气:“那个,其实美貌不是他的错。”

“可他仗着美貌出来吓人就不对。”轻歌水越心有余悸,眼前总有一个闪亮得令人目眩神迷的影子在晃动,让她又急又气,“你去跟他说,别来找我了。”

一笑红尘啼笑皆非:“那怎么成?你们都是名医、暴医,打架、救人、抢BOSS,哪一样活动能缺了你和他?”

轻歌水越只觉得浑身难受,猛地起身,在地上转了几个圈,这才下定决心,坐下来回答:“那以后就只做朋友,你告诉他,别再提其他的事。”

“行,我转告他。”一笑红尘答得挺痛快。

反正只是传个话,公子扶苏要怎么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她就不管了。

轻歌水越轻吸一口气,这才慢慢平静下来,想起了她之前发来的信息:“你刚才说要我去开什么会?”

“已经开完了。”一笑红尘的心情很好,“官网上今天发布了一条公告,我们要和另一款游戏《勇士传奇》合并成一个新游戏,我召集全帮开个会,讨论新的商机。”

轻歌水越顿时忘了郁闷:“真的?那个游戏好像比我们这个游戏开得早吧。”

“对,比我们早开两年,现在有不少老服务器都是死服,人基本上都走光了。”一笑红尘一听到消息就去查了相关资料,“我们这款游戏刚开服的时候,就有《勇士传奇》的玩家来玩过,然后说跟那款游戏非常相似,用的引擎也一样,职业和技能的设定都非常相近,只是换了个名字罢了。现在,我们这些老服务器也走了很多玩家,再更新也没什么太多的内容,主要就是没有阵营,地图和副本也不多,只能玩家杀来杀去,没意思。现在游戏公司把两款游戏合并成一个游戏,分成两大敌对阵营‘英雄’和‘勇士’,又增加了不少新内容,那就好玩了。”

轻歌水越兴致勃勃地问:“那边有医生吗?”

“有,是琴师。”一笑红尘大笑,“白衣琴师,很潇洒很美型的。”

轻歌水越更感兴趣:“我们要不要去那个游戏看看?”

“肯定要的。”一笑红尘愉快地说,“游戏公司提前发布公告,肯定就是想同时提升两边的人气,我们要派人过去打探消息,他们也要派人过来看看。你想去就去吧,我们要跟那边的风雷服务器合并,你去风雷区瞧瞧,如果有兴致,就混到他们排名前三的帮会里面去。反正是游戏嘛,也不要太当真,大家各玩各的,顺便探听一下那边的各种情况,回来报告。还有,我已经过去看过,在他们的主城买了两家店铺,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就给你一个。”

“好啊,你的动作还真快。我现在就去看看。”轻歌水越急于避开公子扶苏,立刻果断下线。

公子扶苏看着系统提示“你的好友轻歌水越已经下线”,忍不住狠狠地敲了一下桌子,随即看着屏幕,双眼微眯,轻轻地笑了起来:“我还没施展迷魂大法呢,你就想跑,这不是逼我当坏人吗?真不友好啊……”

宋宸霜找到《勇士传奇》的官网,一边下载客户端一边查阅资料。

游戏《英雄传说》将与另一款游戏《勇士传奇》合并成一个新游戏,这个史无前例的创举震动了全国网游界。因为两个游戏是由同一家公司策划并制作,使用的引擎和各种技术都一样,就连职业的设计都有雷同之处,所以要拼接成一个游戏,在技术上并不是很难。

这样一来,这两款内容原本比较单薄的东方仙侠游戏会分为“英雄”与“勇士”两大阵营,生来便是天敌,于是游戏的内涵立刻变得丰富起来。因为这个前所未有的大举动,很多离开的老玩家纷纷回归,当然首先要做的事就是砸装备、炼法宝、养宠物,商人的生意顿时水涨船高。

游戏里为此增加了许多内容,开放了新地图和众多副本,各帮会可以建城。在两大阵营的边界建造一系列要塞,用以抵挡来自对方的偷袭或强攻。

于是,各大帮会要占地、刷材料、刷工艺书、刷设计图、建城、建要塞,还要派人建小号到另一个游戏去了解他们的职业和各地图情况,评估各服务器的综合实力,商定对策。大家都很忙碌,没时间伤春悲秋,原本快成死服的游戏老区都热闹起来。

《勇士传奇》的官方论坛的发帖量空前庞大,基本上都是讨论与《英雄传说》合并的事情。有消息灵通人士已经将两两对应的服务器中的帮会级别与各种数据相对比,有的则分析两边游戏各职业的优点和缺点,还有的激情满怀地展望未来,信息量庞大繁杂,看得她眼花缭乱,颇感头疼。

《勇士传奇》的职业也只有四种,战天门、风雷宗、日月教、圣音堂,分别对应《英雄传说》的魔教、逍遥宫、昆仑剑派、紫竹林,即战士、刺客、法师、医生。宋宸霜以前没注意老游戏《勇士传奇》,现在把两个游戏里的职业及其技能对照着看,就发现确实很相似,作为两大阵营进行对抗也比较公平。

至于在《勇士传奇》里选什么职业,宋宸霜琢磨了半天,终于决定选血厚攻高的战士,过一把近战血牛的瘾,让医生跟在后面加血,再也用不着辛苦侍候。

游戏的客户端下载完,她立刻安装并更新。由于是同一家公司经营的游戏,所以不必再注册,宋宸霜很快登录上去,在选择人物界面却犹豫了半天。

她这次进游戏就想独来独往,因此选男性角色是最好的,可男性的装备实在不大好看,没有女性职业那么英姿飒爽,很不符合她的审美观。宋宸霜琢磨了半天,终于还是觉得游戏应该是享受,不能折磨自己的眼睛,于是还是选择了女性。

这是个老区,很多名字都被人取了,搞笑的、正规的、诗意的、粗俗的、仿影视动漫角色的,宋宸霜能想到的名字都被人先注册了。折腾半天,她感觉很不耐烦,脑海里又忍不住浮现出那个妖孽,顺手就打了个“我恨美人苏”,然后条件反射似的敲了回车,结果这个名字获得系统通过。

宋宸霜傻了眼,想重新弄个角色,换个名字,转念一想,又感觉没必要,从来没人用“美人苏”来称呼过公子扶苏,这个游戏里也没有人知道这个角色是她建的,所以,她可以随便用。看着“我恨美人苏”这五个字,宋宸霜忽然感觉很爽很痛快,于是很快乐地点击“进入游戏”,降临到新手村。

这里有不少人跑来跑去,无论职业,都是穿着一身简陋的布衣,背着一把小破刀。名字更是五花八门,什么古怪的都有,我恨美人苏其实还算是正常的,混在其中,一点也不显眼。

每个游戏里的新手生活都大同小异,送送东西,打打小怪,发本书学点基础技能,升了几级后再给一套低级装备,把布衣和破刀换下来,看上去总算有点样子,没那么寒碜,然后就可以出村,到主城去了。

新手村座落在水乡,四面全是河,到主城永安必须坐船,宋宸霜操纵着自己的小女侠去找村长拿了路条,就奔到路边上了小木船。站在船头的青年船夫撑着竹篙,将船驶离码头,顺水而下。

宽阔的河流很清澈,能看到河底大块大块的鹅卵石。船底荡漾开的涟漪轻轻拍打着河岸,让盛开的小花不停地摇摆。河两岸开着粉色的桃花,偶尔有花瓣落在水面。宋宸霜看着美丽的画面,心情渐渐舒畅,感觉很愉快。

过了大约三分钟,木船停靠在另一个码头上,小女侠自动上了岸。这时还没有坐骑,她只能迈开双腿往城墙的方向奔跑。

刚到永安城门口,就看到漫山遍野都是人,技能发出的绚丽光芒此起彼伏,公共频道刷得很厉害,或冷嘲热讽,或破口大骂,或呼喊救人,显然这里正在激战。

宋宸霜愣了一下,随即毫不犹豫地冲进人群,奔向城门。她正处于新手保护期,现在是无敌小号,受到系统保护,玩家的攻击打不到她,所以她根本就不怕。

城门洞里站满了人。不需要说明,宋宸霜便明白原因。这里是安全区,一冲出去就可以加入战斗,如果只剩一层血皮或被人围攻,局势太危险之时,又可以迅速退回来,等医生加血或自己吃药回血。凯旋豪门与敌对在主城打架时,宋宸霜经常在城门洞里待着。无论敌我双方,大家都喜欢这地方,可以休息,可以观战,可以对骂,可以偷袭,是杀人越货的风水宝地。

宋宸霜停了一下,打量着这些人头上顶的帮会名称。很快她就判断出,这里的参战主力来自四个帮会,纵横四海、说英雄谁是英雄、东风不与周郎便、兄弟。

她点开排行榜一看,发现在帮会等级、帮会声望、帮会财富、帮会战斗力等几个榜上,这四个帮都排在本区的前四。纵横四海在每个榜上都名列第一,其他三个帮互有高低,可见竞争激烈。她再点开个人排行榜,毫无悬念地看到纵横四海的帮主救人救到底在等级、财富、战斗力、威望等榜单上全是第一名。他的名字与他的职业非常统一,这人是个医生,圣音堂的白衣琴师。

宋宸霜移动鼠标,让视野转了三百六十度,看了一圈,也没看到这位满级琴师的大名,估计正在外面鏖战。

这儿人太多,里面吵架,外面杀人,虽然她的电脑配置很高,却也觉得很卡,于是打算离开。刚走了一步,她就看到那位第一大帮帮主的名字出现在世界上。

【世界】天生就帅:救老狗,你能不能更娘点?他娘的就只会躲在边上玩白衣飘飘那一套。现在咱们是打架,收起你骗小姑娘的那些伎俩,敢不敢跟我痛快地打一场?

【世界】救人救到底:丑鬼,你没有知识也要有常识,没有常识就要懂得掩饰,别跳出来丢脸出丑了。看到我的名字没?咱是救人的,不是打架的。

【世界】战旗飘飘:(大笑)天生就丑,你骨头发痒,我来帮你挠挠,有种的别单挑奶爸,去找战士玩吧。

【世界】咱村咱最牛:飘狗,别在那儿吼得凶,打架却稀松。你要有种的话还跑什么?让我这个战士陪你痛痛快快干一场。

【世界】战旗飘飘:村里来的就是土,法师不跑位,跟你战士对砍?你傻不傻?

【世界】送佛送到西:村里的,咱们来练练,你可别跑啊。

【世界】咱村咱最牛:放屁,谁跑谁是娘儿们。

【世界】救人救到底:村里来的,说话要文明,对妹子要尊重。

【世界】请叫我女王:村里的,你娘不是娘儿们?来来来,让我这个娘儿们来跟你打,谁跑谁是孙子。

【世界】俺村俺最高:怎么着?各位城里的看不起俺们村里来的是吧?没俺们村里的种粮食种菜喂你们,一个个饿死丫的。(鄙视)猖狂个屁!要打就来啊!

四大帮主在世界上一阵狂刷,帮众们接着上去对骂,城外打得更凶了。不时有从其他地图传回主城的人奔向门洞,一阵风般冲出去参战。

宋宸霜看到世界上那句“咱是救人的,不是打架的”,心里忽然一阵狂跳,顿时想起了最不愿想起的那个腹黑医生。

她默默地跑出门洞,走进永安城,心里想着,这个救人救到底肯定是个杀人杀彻底的暴医。

白衣琴师?这是个引人遐思的称呼,可她的脑海里却浮现出另一个风度翩翩、道貌岸然、毒辣无比的影子,随即轻叹一声。

都是妖孽。

都很凶猛。

都不能惹。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网游之公子扶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