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亲预备时加入书架

第一章 相亲预备时

腕表的时针逐渐向一点挪动,楼道之中昏黄的灯闪了两下,一个满是疲惫的倒影在一双无力的脚下慢慢地被拖动着。摇头晃脑地开门,大包一扔便摸着黑扎进了幻想了一天的席梦思。

沉重的黑暗还没有停留多久,天际处已然露出了轻薄的白雾,而东方那头太阳已经露出了一个角。灿烂的朝阳带着金黄的颜色在宽大的柏油路上落下了朦胧的影子,巴掌大的梧桐树叶在高大的梧桐树干上摇晃,扇动着城市中清清凉凉的薄雾,稀稀落落的公交车开着照明灯在街道之中穿梭,清洁工挥动着手中的大扫帚清理着这座还未醒来的城市之中沉淀的污浊。

熬了三天班还没有休息过的人,闭着眼睛抓过了床头柜上叫嚣不停的闹钟,然后翻身卷住被子继续睡。迷迷糊糊地刚睡了过去,结果手机又“滴滴答答”地叫了起来。

尹榕妍闭着眼睛皱着鼻梁抓过了枕头边的手机按下了停止键,扭过了身抱住了枕头,随即而来的又是断断续续的呼呼声。

“滴滴答答”,手机锲而不舍地嘶吼着,自被窝里透过了的音乐声直接惹怒了床上的人。

闹钟怎么会再响第二次啊!手机和公司主管一样是抽风不让人休息的禽兽,尹榕妍在被窝里摸了半天,带着睡意再次按下了停止键,顺手还拆了电池。

你叫吧,你再叫吧,拆了电池看你还能怎么嚣张。

揉乱了一头长发,尹榕妍狠狠地打了一个打哈欠。顶着格外独特的两个黑眼圈瘫在床上,头脑空空,对于搁置了半个月的企划案丝毫没有头绪。

“叮叮叮”手机不响电话响。尹榕妍扭了扭身子不想起身去接客厅里的电话,眼睛不小心瞄一眼被丢在一旁的闹钟,才七点多一点,变态才会打电话来吵她睡觉。

摇晃到了客厅,英勇就义地像柱子一样倒在沙发里,伸手拽过了话筒,“喂,哪位?”

“你要死啊!”中气十足的声音让本是准备继续窝在沙发里睡觉的人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老妈!尹榕妍睁大了眼睛盘腿坐了起来,深呼吸了三次后才说道,“妈,你怎么打电话过来了?”她最近她没有辞职,没有和主管吵架,而且还没有和凤凤借钱,她怎么就毫无征兆地杀过来了。还未等尹榕妍细想,对面的人已经咆哮了。

“还敢说!你竟然敢挂我电话,你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啊?”尹榕妍眉毛跳了跳,这是什么话啊,什么叫她干了见不得人的事,哪有一个妈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嘴里喏喏了两句,尹榕妍无奈地解释,“只是昨天加班太晚了。”说着还打了一个大哈欠以示自己真的是已经被虐到不成人形了。

“你真是个废柴,竟然还要加班完成工作!”老妈的口气带着一份嘲讽,让尹榕妍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叫她是废柴,她可是天柴!

行动永远比思考快一步的尹榕妍腹诽不成,话已然说了出来,落在了老妈大人的耳朵里可想而知又是得到了一声嘲笑似的冷哼。“你还天柴,你就算是天柴也是烂到发霉的天柴!”毫不留情并且是赤裸裸的嘲讽,尹榕妍有怒不敢言,只能磨了磨牙躺回了沙发。

“好吧,那老妈大人到底因为什么事而劳驾您亲自来电?”

“我说你别忘了今天下午的相亲。”老妈一句话,让人直接掉进冰窟窿。

她才不会去咧,且不说这相亲这项运动很折磨人,单说老妈的眼光她就已经不能苟同了。为了老妈千挑万选的极品男人害她要浪费宝贵的休息日去挑衣服挑鞋子然后再无厘头地约会,她才不要!“我才不去,我忙的很。”

“你忙什么啊!就你这废柴的样子还忙,瞎忙吧你。今天下午的相亲没空也必须去,不然小心我冲过去拆了你的骨头。别以为搬出去住了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你老妈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少在我面前耍花样,这次谁都帮不了你了!”

要不要这样啊!

这都是这个月第几次了?每个月的节假日都被各种奇形怪状的男人塞满,这样的生活要到什么时候才是头?

自从算命的老太太说她在二十六岁以前要是嫁不掉的话,就很有可能过不了人生之中的一个大劫后。老妈卯足了力气给她安排了各种各样的相亲,可是……可是……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去啊!

几乎是摔回了电话,萎靡不振地漂移回了自己的卧室。看着散落在一角的手机残骸,尹榕妍有些不耐烦地抓过了电池装了回去。按了开机键,随着手机高歌一场之后,便是两个未接电话的显示。她也是被老妈提醒了才想起来闹钟造就设定智能礼拜天不会叫了,点开了页面,第二通电话是老妈打来的,可是第一通是谁?

看着那个陌生的电话,尹榕妍当机立断地拨了回去。

“嘟……

“嘟……”

抱住枕头歪着头的尹榕妍听了好一阵等待声。

“喂?”电话的那头悠悠扬扬地传来了一个声音,而这个声音却是让尹榕妍脑海里就飘出了一个模糊的影子,那个影子让她身后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这声音是她听错了吧,一定是她打电话的方式不对,不然……

还没等尹榕妍说话询问,对方就已经不耐烦地丢来了一句话,“是昔阳么,我在开会,等会我再回你电话。”说完就挂了机。

被挂了电话的人,握着手机看着被自己刷的五颜六色的墙壁愣神了半分钟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再次拆了手机电池,并且狠猛准地抽出了里面的SIM卡扔进了垃圾桶。

无力地倒进床里,看着黑白两色的天花板在玻璃吊灯折射的光芒下,闪烁着如同夜色下闪烁星辰的美丽。心里面本身已经淡化的东西,却在此时便的清晰了起来,那个声音,那个身影……

门铃响了一次又一次再一次。

尹榕妍晃悠晃悠地爬了起来,开了门,却是见着送快递的小哥。

“谢谢啊。”合上了门,尹榕妍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纸盒子。难道又是凤凤在外地给自己寄礼物了?

可是……为什么会是这个!

尹榕妍满头黑线地看着眼前的黑色蕾丝内衣,还有……透明的绣花性感丁字裤。

这是个什么情况?就算凤凤有心送她这个,可是号也不对啊!

往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这也大了两个尺码了吧。

拿起货单看了两遍,确认没有送错之后,尹榕妍果断地相信天上是会掉馅饼的。

哦呵呵,这种戏送给凤凤当生日礼物应该是不错的选择吧,特别是在她生活费快用光的时候。

扔了盒子,尹榕妍打扫起了已经半个多月都没打扫过的屋子,堆了一水池的碗筷还有那些似乎有发霉迹象的垃圾,忙的精疲力竭最终又是一场呼呼大睡。

事实上,等她醒来的时候,就迎面撞上了一个灾难。那就是……已经三点半了!

赶忙跳下了床,换掉那条已经破破烂烂的睡衣,抖开了那个被冷落了快一个星期的化妆包,掏出了眼线笔就准备画,可一想起昨天回家的时候瞄了一眼的发廊店上面介绍说有化妆这一项后,尹榕妍好像找到了救星一样,套上高跟鞋,抓上包包就冲了出去。

跌跌撞撞,磕磕碰碰,尹榕妍踩着那双八厘米的高跟鞋撞开了发廊的大门冲了进去,捏着脚踝刚想说自己来做头发的,结果一抬头就看见站在门旁的两个侍从带着惊诧的目光看着她,再往里一看则是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

不,不对,应该说是几乎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有一个人没有看过来,他就窝在沙发里眯着眼睛也看不出来是不是在打盹。

干笑两声,尹榕妍放下了翘起来的脚站的笔直,然后冲着旁边两个侍从歉意地笑笑后说道,“我……我要做头发和化妆,越快越好。”

“小姐若是要做头发并且化妆的话,请在这里等候。”

可是……她赶时间啊!等旁边那群女人弄完,她早就命归黄泉了!

声若蚊蝇地恳求“我能不能插个队?”看着那姑娘略带鄙夷的眼神,尹榕妍把脑袋压的更低了。

她知道,插队是不好的,可是……

“我来帮她做头和化妆。”一个声音很神奇地出现在了尹榕妍的背后,激起了她千层鸡皮疙瘩。

为什么,感觉这个声音这么诡异?

回过了头,尹榕妍脑袋一闷就撞到了一个还算舒服的胸膛之上,而当她退开几步揉着额头看向眼前的人时,她就开始怀疑起这家店的服务水平了。

这样一个满头彩虹的人,真的能帮自己做头和化妆么?

“过来吧。”那人懒懒地走到了一边,推开了一把椅子。尹榕妍带着极为不信任的眼光看了过去,结果那人打了一个哈欠后斜眼看向了她,声音依旧是慵懒的,“你不是赶时间么?”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败犬女王嫁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