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聂承谦沈薇宁 聂承谦沈薇宁 作者: 主角:聂承谦,沈薇宁 字数:5万字
开始阅读
免费试读

谁能想到,傲然于北城商界的聂氏金童,二十岁入聂氏,二十二岁直接接管分公司,二十三岁进入董事会,二十五岁成为最年轻的副总,二十八岁将自己的兄长聂靳朗斗败,在一场兄弟之争里厮杀而出,彻底胜任为集团总经理……这样一位无所不能让人闻之心惊敬服的豪门大少,他竟然会有一天那样大哭。

关戎跟随聂承谦这样久远的日子,他从未瞧见过。

而周晓光却也瞧见了这一幕,他不知何时也来到了村子里,就静静站在院子屋子里一扇窗户前瞧着,也惊觉像是南柯一梦。

想到从前,无论遇到何事,聂承谦也不曾哭泣,哪怕是在聂夫人的葬礼,也不过是红了一双眼睛。因为早知生命即将消失,因为更知晓病痛无法抗衡,所以近乎冷酷的面对死亡。

而三年前沈薇宁的死讯传来时,聂承谦没有流过一滴泪。哪怕是在她的墓碑前,哪怕是众人谈起沈薇宁都会难过,哪怕是三年后他犯痴呕血……

可如今,他当真是没有预料,沈薇宁原来有一日也会死去,她也会离开他,此时此刻,这一切让他终于落泪哭泣。

周晓光从屋子里默默走了出来,关戎一看见他就上前去问,“你早就知道,沈薇宁在这里!”

那年聂承谦从凤凰镇归来后,就放了周晓光。而后他辞职离开,没有跟随邹非池,也没有离开北城。若说聂承谦对沈薇宁的死没有迟疑,那也并非如此,可周晓光是沈薇宁最亲近的人,他都没有动向,那这一切真的已成事实。

周晓光望着前方处还死死拥住沈薇宁不放的聂承谦,低声说道,“我也是三天前。”

关戎听见他这么说,见他神色沉定,也不像是谎言。他们毕竟亲如姐弟,有些伤心是不会作假。眼见时过境迁,终于可以拨云见青天,也是由衷道,“只要沈薇宁还活着,怎样都好!”

周晓光望向那个正拼命推拒男人拥抱的女人,面对死而重生后的她,这份突如其来的喜悦却始终被蒙上一层灰,因为,因为……

“她不好……”周晓光难掩愁绪。

关戎尚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又见沈薇宁拿起那方砚台,又要往聂承谦头上砸去。他上前去阻拦,急忙去喊,“不能砸!少爷!您都流血了!”

关戎终于来到他们身旁,一面去劝说聂承谦,一面去阻拦沈薇宁道,“沈薇宁,你看少爷已经流血了,再砸下去会出事!”

可沈薇宁不管不顾,阳光下的她唇红齿白,用粉雕玉琢四个字来形容都不为过

阅读全文